12.第十二章:神经病吧
    足足有一两百号人冲了进来,门口的几个安保根本就拦不住,听到动静的宾客也都站了起来,一同望向了这群不速之客。

    面对冲进来的一批人,王轩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眼微微眯起,死死地盯着打头的那个有些瘦弱的男人。

    薄薄的嘴唇,两个颧骨高高隆起,狭长的双眼透露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这时候巴基也来到王轩的身后,自己的小弟,不管他害不害怕,此时都不能退缩。

    “毒蛇!今天是我小弟的场子重新开业,你特么来捣乱是吧!别忘了,这是我们东星的地头!”说着还冲身后的小第打着手势,一个机灵的家伙飞快的蹿到楼上打电话去了。

    “谁说我来捣乱的,明明是给你们捧场嘛,我带了两百人来捧场呦。”毒蛇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吐芯子的眼镜蛇,用手指点了点王轩,阴阳怪气地说道:“你就叫血龙呗,最近在道上很红啊,杀人不眨眼,一刀一个,我好怕呦,以后血龙哥要照着我呀。”

    毒蛇回头看了一眼跟进来的小弟,忽然咧嘴一笑,“我带了两百人来给你捧场,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刺不刺激!”

    王轩忽然张开双臂一副兴奋的样子,哈哈大笑着向着毒蛇拥抱了过去。

    “欢迎毒蛇哥来给小弟捧场啊。”

    几步来到毒蛇身前,王轩左脚迈出的同时右脚猛的一蹬地面,力道顺着大腿传导上去,扭腰,旋身,右拳狠狠地从下方掏了上去,正中毒蛇肋下胃部,随着肌肉狠狠的凹陷,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呃!”

    毒蛇仿佛一只被抓住的大虾米,身体超乎寻常地躬了起来,嘴里不受控制地呕吐出声,一股黄绿色的液体直接喷了出来。

    王轩吓得脸都绿了,猛地往旁边一闪这才躲过去毒蛇的生化袭击。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刚刚还一脸笑意,这特么说翻脸就翻脸,看着毒蛇被打的呕吐出来大家也跟着胃里反酸。

    这血龙果然和传说的一样,动手之前从来不打招呼,说干就干,不,没有说,干就是干!

    毒蛇的小弟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老大被人家打了,操!一群人叫嚣着拔出怀里的砍刀就要冲上来!

    “敢打我们老大,弄死他!”

    “都特么别动!”

    王轩左手一把拉起毒蛇,右手迅速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对着毒蛇桶刺了过去。

    毒蛇尽管疼的浑身瘫软还是尽力地往旁边一躲,“噗嗤!”一声,匕首狠狠地刺进了他的肩窝之内,鲜血顺着血槽直接溅射出来。

    这人是有病吧!

    你特么不让别人动手,自己却一点不手软,一刀就给人桶了!

    自从上次砍人之后,没有安全感的王轩就在身上常备一把匕首,关键时刻绝不手软,比如现在!

    真要让这200来人闹腾起来,即便不久之后巴基的手下都到了,那也无济于事,开业什么的自然成了最大的笑话,连安全都不能保证的场子,即便再好,谁又敢来!

    到时候他拼命打下来的这个名号也废了大半。

    毒蛇呆愣愣地看了一眼肩膀上插着的匕首,豆大的汗珠从头顶滑落,他感觉要不是自己尽力一躲,这一刀就桶在脖子上了,他特么刚才就是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圈啊!

    “你特么是不是……”

    “噗嗤,噗嗤!”

    “啊~~~!”

    毒蛇一句话还没说完,王轩抽出匕首有狠狠地在他大腿上刺了两刀,疼的他惨嚎不已。

    这时候王轩才一脸笑意的低头问道:“不好意思,刚才你说啥,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被!”

    “我……!”

    毒蛇张了张最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王轩的笑脸在他看来比鬼还吓人,混了这么多年社会,还是第一次看到笑着捅人几刀的,凶狠的人他不怕,你至少知道他生气了,还能有个防备,像王轩这种人,比特么喜怒无常还无常,完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能弄死你。

    “放开我们老大,不然弄死你!”

    “对,砸了你场子!”

    “放心,赶紧放心,信不信弄死你全家!”

    “噗嗤,噗嗤!”

    “啊~~~!”

    王轩又是两刀桶在毒蛇大腿上,鲜血淋淋,弄的整条腿跟个血葫芦一样。

    毒蛇都快气疯了,自己这帮小弟是特么傻吧!

    没看自己在人家手里吗?

    自己都一个屁不敢放,你们还特么在一边叫嚣,这是怕我死的慢是吗?

    “毒蛇啊,我觉得吧,你家小弟可能是想上位了,都盼着你死那!”

    “噗嗤!”

    “啊!”

    “你干什么又桶我!”毒蛇疼的脸都扭曲了,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在场所有人也都懵逼了,这特么什么情况,好好说着话怎么忽然又桶人!

    这是神经病吧,犯病了,完全不可控制!

    “呃,你让我想想!”王轩眨了眨眼睛,认真地考虑了一下。

    众人傻傻地看着王轩,这特么还需要想吗?自己为啥桶人家自己不知道吗?

    操!

    来参加开业庆典的嘉宾看了看王轩,又扭头看了看巴基,脸上全是问号。

    巴基也是一脸懵逼,抬手挠了挠脑袋,两手一摊,做了个我也不知道的姿势!

    他第一次了解王轩还是上次晚上砍人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小子猛的不像话,这才像个宝地攥在了手里,至于王轩是否有神经病,那他就真不知道了!

    “啊对!我想起来,你们特么进门怎么不买票!”

    “不是,谁家夜总会进门还要票啊!”

    “我这里就要票,以后男人五十,女人免费!”王轩声音忽然提的很高,“咋地,你不服啊!”

    毒龙浑身一哆嗦,“血龙,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吧!”

    “我就想问问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刺不刺激!”

    在两大帮人的中间,被200号小弟拿刀指着,手里的人质都被桶成血葫芦了,万一真特么死了,事就彻底闹大了,到时候他王轩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