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什么杀人!什么坐牢!
    “给老子砍死他,砍死这个狗娘养的,抢回老子的手臂!”豺狗紧紧掐着自己还在喷血的断臂,声音尖利而狠毒。

    这时候气势不能断,王轩心里明白,也不管身后的混混还没有冲上来,便疯也似的冲了上去,双手持刀一声大喊:“豺狗,跑你吗!!”

    对面老大都被砍跑了,王轩真就不信那些小弟还有百分百的勇气拼命。

    而事实往往跟预想不同,也许站在前面的都是豺狗的心腹小弟,最能打的那一批,反正当他冲到近前的时候,当头两把片刀就劈了过来。

    加速,一个小跳,躲开左边砍来的片刀,王轩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另一人劈了下去。

    刀光划过空气,发出‘嗖’的一声,电光火石之间斩在了砍来的片刀之上。

    “当啷!”

    片刀脱手而出,战刀顺势在这人胸前划开一道20多厘米的口子,翻卷的皮肉还泛着白色,瞬间,一股鲜血迸射出来。

    “要死了,要死了,救我!”男子踉跄着向后退去,口中不断呼喊着。

    王轩没有再看他哪怕一眼,手中战刀顺势斜着往左猛然一撩,“噗!”的一声,直接砍在另一人肋部,伴随着一声惨叫,这人丢掉手里的刀捂着伤口转身就跑。

    瞬间连砍两人,王轩这才有时间抬头找寻豺狗的踪迹,可这时候豺狗早就跑进人群中去了。

    打眼一扫足足隔着十几个人,追是肯定追不上了,王轩发起一声喊,对着挡路的人猛砍了过去。

    躲开王轩的威胁,豺狗这才回头望去,一见这疯子被彻底挡住,立刻咬牙切齿地喊道:“谁给老子杀了这王八蛋报仇,老子提升他做一条街的话事人!”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无论古今都是至理名言!

    豺狗这一声喊立刻激起众人的士气,听到声音的一帮人纷纷向着王轩投来恶毒的目光。

    “一起上,干死他!”

    一瞬间,王轩只感到头皮发麻,浑身冰凉一片,他又不是什么身经百战的猛士,即便自己事先有准备,这么一帮人就是一人一刀也把他砍了血葫芦了。

    跑!?

    他不是没想过,可自己的任务在这里,一个四九仔想博出位靠的是什么?当舔狗吗?

    没可能的,自己做的不是太监,是古惑仔!

    要么杀怕他们,要么自己死!

    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王轩一狠心,猛地一步蹿了出去,一米多长的日本战刀,抡圆了就是一记横扫!

    “杀你吗,老子先杀了你们!”

    这时候人太多,能砍多少是多少,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章法,王轩靠着就是东北人那一股虎了吧唧的劲!

    这时候不能怂,就是干!

    相比于对面豺狗小弟手里的片刀,王轩这把日本战刀是妥妥的重型兵器,占了老大便宜,一扫一大片,胡乱的挥舞起来,到也显得刀光阵阵。

    被这种大家伙砍上起码是一个重伤,一不小心,小命说不定就没了,面对步步逼近的王轩,正面的七八个豺狗的小弟只能步步后退,完全不敢近身。

    但是,防的了前面防不住身后。

    一个不注意,脑后便响起了一股恶风。

    “刺啦”

    后背的皮衣被斩开,绷带缠绕着的《龙虎豹》也没挡住,王轩只感觉背后一凉,紧接着一股疼痛袭来。

    受伤了!

    顾不得前面的敌人,猛地扭身回头,看着再次举起刀要看下来的小混混,王轩怒吼一声:“啊~~!”

    腰部带动手臂,一道霹雳也似的刀光划过,这小混混持刀的手臂直接飞了出去。

    “我的手,我的手,啊啊啊啊!”小混混抱着自己的断臂倒退着,嘶吼着。

    不待追赶,身后再次一凉,王轩踉跄着跑出去两步,后背再中一刀。

    挥舞的刀光停下,四面八方的小混混立刻争先恐后地围拢过来。

    王轩冲的太猛,追杀的太深,巴基的小弟都被他甩在了身后,这一刻他孤立无援!

    一狠心一咬牙,顾不得上身传来的疼痛。

    回身!

    跨步!

    斩!!

    日本战刀狠狠地劈在敢砍伤自己的小混混肩膀上,只听‘咔嚓’的碎裂声响起,小混混的肩胛骨一下被劈断,战刀死死地镶嵌在骨肉里!

    “啊!”

    “刺啦!”

    伴随着小混混的惨叫,王轩身后再中一刀!

    “你麻痹!”王轩怒骂着双手握住刀柄,一脚狠狠地踹在那个小弟肚子上,这才借力把战刀拔了出来!

    “你麻痹,你麻痹,你麻痹……”王轩疯了也似的只盯着面前的一个人追砍,对身边其他的人完全充耳不闻。

    这一刻的他,脑海里再也没有什么不伤人命的概念,连续被砍中三刀,生命受到了绝大的威胁,再加上伤痛的刺激,王轩的双眸一下便的通红!

    什么杀人?

    什么坐牢?

    去他吗的!

    发了疯地抡起日本战刀朝着对面人的脖子斜斩了过去,嘴里还大呼着:“弄死你!”

    这混混惊恐地后退一步伸手一档,血光迸溅,一条胳膊齐肘飞出。

    左边一刀当头砍来,来不及躲闪,而且他也没有那敏捷的身手,只能是拿左臂一扛。

    好在片刀的质量就那么回事,十刀八刀都砍不死人,再加上他左臂也早就包裹着自制护具,这一下还是屁事没有。

    这一刀明明砍中了,为什么对面那个拿日本战刀的疯子毫无所觉,这名豺狗的小弟呆愣愣地看着双眼血红的王轩,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

    “去你吗的!”

    王轩可没工夫等他明白过来,右手的战刀狠狠地朝着混混的腹部捅了过去。

    “噗嗤!”

    “噗嗤!”

    小混混表情扭曲,踉跄着倒退两步双手胡乱地捂着腹部的伤口,鲜血却从指缝间‘咕嘟嘟’不停地冒了出来!

    随着鲜血的流淌,浑身的力气也仿佛被抽空,脚下一个瘫软,跪倒在地,身体剧烈地抽出几下便不再动了!

    抽刀,无意识地顺手一个后撩,一下砍在身后一个混混的腰间,一声惨叫。

    这一下他好像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境界,身体完全随着本能晃动,斜跨一步,躲开一把砍来的片刀,抬刀,档开两把砍刀的片刀,一脚踹飞一个混混,紧接着后背又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终究,双拳难敌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