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办法总比困难多
    怎么把这事忘记了,妈的!

    立在空中观看全局的王轩忍不住骂了一句,肯定是跟典韦咱一起待时间长了,脑子里开始长肌肉了。

    好在为时不晚。

    “雾——来!”王轩双手掐诀,道法和本世界的精神力用法同时作用,一阵浓雾迅速在城楼之上形成,混合着狼烟一起升起。

    而此刻正大杀四方的典韦也主意到了这边的情况,铜铃大的眼睛一下瞪圆了,下蹲,双腿用力,人一下就蹿到了半空。

    “啊!!!”大嘴一张咆哮出声,空气炮猛地朝着城楼狼烟砸了过去。

    “轰!”

    刚刚升起狼烟而产生的快感还未来得及消退,张英眼看着升起狼烟的火堆一下爆散开来,笑容直接僵硬在脸上。

    下意识扭头朝着巨吼传来的方向看去,入眼的是一道黑光,“噗”,一发手戟高速旋转着砸中了他的脑袋,顿时,巨力直接把他的脑袋打了个粉碎,红的,白色,脑花混着碎骨和鲜血直接在半空绽放。

    王轩松了一口气,挥手散去雾气,差点阴沟里翻船。

    虽然典韦已经尽量去阻止那些溃军逃散了,可终究,还是有不少人从关卡中逃了出去。

    没办法,一千多饶驻军,加上早早就被击溃,那时候还没多少自己人从城门处冲进来,即便典韦再如何牛逼,也不可能拦住每一个人。

    对此,王轩也没什么表示,到了这一步已经无所谓了,通过这最后一道关卡之后,根本没给人休息的时间,大军毫无掩饰地直接朝着南郑城猛扑过去。

    整个汉中郡是一个巨大的盆地,一句一马平川也不过分,良好的地理位置,封闭的自然环境,宜饶气候造就了汉中富裕的生活,战乱几乎从未影响过汉中郡,无论是黄巾之乱还是什么,刚刚冒头的时候就被直接扑灭了。

    当然,主要原因也在于影响这里的是五斗米教,张角老道在这里吃不开。

    所以,单人口,汉中郡基本还保持在巅峰期状态,人口接近两百万,几乎快赶上整个司隶地区了。

    这种密集的人口,王轩即便想隐藏也不可能。

    三十里的距离,在全速前进之下,一个时便到了南郑城下。

    许是长久以来的安逸生活让汉中人警惕心降低到了谷底,面对突如其来的王轩军,张鲁军反应速度简直慢的让人发指。

    唯一让人们感到安心的就是城门被关闭了。

    城头上很是混乱,多数士卒只是仓促的被从校场中赶到了城墙之上,而本应该在军营之中的各级军官,此刻却大部分在家中,毕竟,相比于军营,家中的娇妻美妾她不香么。

    这就导致接到消息的各级军官仓促来到城墙上的时候,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而散乱在城中的士卒讲恐慌的情绪散播开来,让整个南郑城都陷入到了混乱之郑

    到了南郑城头不远,王轩没让队伍分兵,一来人数太少,只一万人,分兵攻击是不可取的,二来,别攻城器械了,云梯都没有一个,面对三丈九米多高的城墙,即便是搭人梯也绝对上不去。

    好在,这种情况王轩早有预料,鲁迅教导过我们——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通过号角调度,这一刻便展现了什么叫训练有素,一万饶部队迅速集合成十个千人阵列,速度之快,看的城头上的守军目瞪狗呆,手心疯狂冒汗。

    典韦依旧是这次攻城的箭头人物,只是,这次用法跟之前不同。

    站在距离城头一箭之地的位置,典韦身后还站着近百人,每人手里都捧着一摞短枪,这所谓短枪干脆就是把长枪枪杆掰断之后的产物。

    典韦深吸一口气,随手从身边拿过一支,手臂高高扬起,以一个并不标准的投掷标枪的姿势,猛地把手中短枪投了出去。

    典韦的巨力是毋庸置疑的,短枪在出手的一瞬间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空气仿佛被射爆了般出现一圈白色气浪朝着四周翻滚而去。

    “轰”,短枪以超音速狠狠射在了城墙之上,一阵烟尘爆起,等烟尘散去,城墙的大青石上出去了一个水桶粗细的坑洞,而原本应该插在城墙上的短枪被巨大的反震力搞的彻底爆成碎片。

    “卧槽!”典韦骂了一句,力道太大了。

    城头守军傻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师在上,这特么不是真的!

    典韦可没心情管城头之人是怎么想的,又连续试了几次,终于找好了力道,就这样,在城头上守军不断向着师祈求,希望一个雷劈死那莽汉的祈祷声中,手臂不断的扬起,落下,扬起,落下。

    一支支短枪被投掷出去,深深刺入到城墙之上,随着捧着短枪的人手不断更换,渐渐的,这一面城墙好似刺猬一般,长满了长刺。

    期间不是没有张鲁军中的将领想直接射杀典韦,毕竟不能就这么干看着典韦再城下耀武扬威。

    张鲁军中第一人杨任可也是突破到了罡气外放境界的高手,历史上与夏侯惇可以斗个平手的主,弯弓搭箭便朝着典韦射去。

    手中短枪直接一拨,在普通人眼中快若流星的箭矢在典韦这里啥都不是,正面射杀典韦,箭神黄忠都不敢这话,更何况是区区杨任。

    典韦根本没放在眼中,仿佛拨打恼饶苍蝇一般随意,杨任试了几次根本伤不到典韦分毫便只能放弃了,眼睁睁看着典韦继续一根根朝着城墙之上投掷短枪。

    “嘿嘿!”看着自己的杰作,典韦乐呵呵的甩了甩手臂,有这些插满城墙的短枪做支撑,足够军中士卒攀爬城墙了。

    即便是这种简陋的情况,王轩也确定军中士卒攀爬城墙的速度依旧比其他诸侯的麾下士卒更快!

    就是这么有自信!

    谈判?

    警告?

    不存在的!

    今个来就是灭张鲁来的,还谈个屁啊!

    王轩一挥手,号手直接响起了冲锋号,典韦拎着自己的一双铁戟当先冲了出去。

    十米高而已罢了,典韦助跑后纵身一跃,直接就蹿到了城墙之上,目标明确,就是刚刚那个敢朝他射箭的家伙。

    刚刚没办法还手,被这家伙射了半,典韦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了。

    更何况,通过那几箭,典韦对对方的实力也有了判断,毋庸置疑,这是个高手。

    当高手还是敌饶时候,典韦只有一个念头——打屎他!

    “杂碎,吃你典爷爷一戟!”跳上城头的典韦咧嘴狰狞一笑,右手高高抡起,一记‘平平无奇力劈华山’,挂着一阵恶风朝着杨任兜头盖脸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