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韩·掰掰腕子·遂
    进入关中的第一个目的地便是弘农郡弘农城,大军要在这里驻扎很久,骑兵分散剿灭所有盘踞在弘农郡和河东郡的各路匪患,让两郡变的和平才是当前要务。

    至于李傕郭汜,王轩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按照暗地里跟李儒的约定,要给两个家伙一个跑路的机会,至于能不能把握住,王轩不管。

    不跑最好,这种掘人祖坟的主绝对该死,能擒杀最好,给下人一个交代。

    ……

    长安,李傕的府邸之内,书房周围十米范围内一个人都没有,房间内正有三人在秘密谈话,李傕郭汜之外的一人正是有九曲黄河之称的韩遂。

    起来,韩遂与李傕郭汜关系可不咋地,之前起过几次大规模冲突,现在却能坐在一起密谈,不可为不出人意料,其中主要原因也是韩遂胆子够大,竟敢来李傕郭汜的老巢。

    反正,李傕郭汜是没胆子去韩遂的金城。

    “两位,我之前的提议考虑的如何了?”韩遂一脸轻松地看着对面两人,毫无深陷敌穴的自觉。

    “你就这么断定,刘备一定不会接受我们的投降?”李傕歪着头看着韩遂。

    “不管怎么,我两人手里握着三万西凉铁骑,这几年与刘备那边关系也还不错且没任何冲突,老兄弟里张济、徐荣也都在刘备麾下效力,更何况还有军师和贾诩在刘备身边。”郭汜仿佛是给自己打气一般,把所有人都拿出数了一遍。

    “我确定!”韩遂干脆地道:“若是愿意接纳你们,当初灭掉袁绍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接收关中何必等到现在,三万铁骑比之袁绍又如何!”

    闻言,李傕郭汜两人脸色一下变的难看起来,张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反驳,这还是韩遂不知道他们三年前主动找过一次李儒的情况下,所以,心态越发的要爆炸了。

    事实上,成也刘协,败也刘协,当年两人控制刘协的时候没人想过要进攻他们,就是觉得刘协就是个烫手山芋,非不得已,绝对不想沾手,历史上,占据优势的袁绍就拒绝刘协,而处于劣势的曹操才积极迎接。

    而刘协一死,一下就起了连锁反应,一场乱战下来,刘备占据了大片土地,不进一步挺近关中更多的是关中贫瘠,吃掉袁绍已经让王轩觉得撑得慌了,怎么可能还去拿一块毫无价值的土地。

    王轩对于争霸下的价值观与当世所有人都不同,更在意的是自身发展而非盲目地占领那些没多少控制力的地盘,至于因此而让李傕郭汜陷入困境,那跟他有一毛钱关系。

    “就算咱们联合,又有什么用,像你的,比之袁绍如何,面对刘备还不是不堪一击!”郭汜心态爆炸,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时移世易,这可未必,当初袁绍自大,根本没看得起盘踞青州的刘备,哪里想到被四面围攻,特别是刘备仗着舟船之力,一下把整个袁绍地盘分割成四份,而后袁绍又莽撞地与刘备在平原上正面决战,他不死谁死!”

    起袁绍,韩遂一脸的不屑,在他眼中袁绍除了一个出身之外真的是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大好的局面,满手的炸弹,生生让他给打废了。

    起来,韩遂这人其实真的很厉害,他本是金城太守殷华手下一吏,出身低贱,按理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可这厮与黑三郎宋江颇有几分相似,唯一区别是宋江结交的都是江湖匪类,韩遂结交的都是羌人。

    184年西凉羌人叛乱中打破金城,这厮被抓之后被羌人强行安了个带头造反的帽子,本是一件万劫不复的事,毕竟羌人造反没成功过哪怕一次,可这厮硬是不因为其在羌人中有几分名声和不错机智反客为主,成了真正的羌人造反头子。

    几经波折,到185年的时候,这厮已经佣兵十万杀入长安附近了,欲要挖西汉皇陵的意思,此后连克皇埔嵩和董卓,震动下。

    187年,这厮又联合马腾等人一起造反,最后把当初带头造反的强羌人首领北宫伯玉、李文侯给干掉,彻底吞并了这股大军,到最后,强行推了汉阳人王国为首领给了大汉朝廷,王国一死百了,韩遂马腾也顺理成章的受到了朝廷的赦免。

    到最后,韩遂成了镇西将军,马腾成了征西将军,两人好处拿尽这返回西凉成了一方霸主。

    能把那么一手烂牌打成这个样子,韩遂看不起袁绍也属正常了。

    “现在换到咱们可不同,一来,刘备是厉害,可曹操也不弱,有占据中原的曹操作为牵制,刘备大部分兵力都在与曹操形成对峙,真的能派出来对付你们的又有几人。”

    起这些,韩遂身上洋溢着满满的自信,一如当年忽悠羌人北宫伯玉。

    “二来,地形不同,长安三辅之地一马平川,最适合骑兵作战,而正巧我们手下最不缺的就是骑兵,咱们可不是那些没脑子的草原蛮子,以骑兵的机动性,胜不敢保证,但想战败也很难!”

    “三来,即便真干不过那王轩,大不了咱们撤回凉州,只要大军守住几个关卡,他王轩纵然有大的本事还能攻进来不成,当年虎牢关下如何,若不是董卓自己放弃,关东联军只能在外面喝风罢了!”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刘备军虽然看似战无不胜,但,无论是在青州、徐州,乃至于与袁绍的大战之中,从未有过攻坚战!”韩遂盯着李傕郭汜的眼睛,语气中满是坚定地道:“一次都没有!”

    “即便刘备军装备精良,士卒训练有素,可,这些都不足以抹平坚城雄关的差距,若是雄关之所以是雄关,便是因为其不可攻破性,自古以来,坚城雄关全部都是因内部问题而陷落,至于强攻,呵呵,也不是不可以,但就看刘备军愿不愿意付出那么大代价了,真当曹操是吃素的么!”

    “到底,对于刘备军来,咱们不过是疥癣之疾,他的敌人一直都是曹操,起码在曹操死前,他没时间没精力管咱们!”到这里韩遂自嘲一笑。

    可这看似泄气的话却让李傕郭汜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