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少年
    “咳咳,大家把心都收一收了,张老师待会儿有点事要忙,就不过来了。第二节和第三节的晚自习换成数学,现在大家把今天发下来的试卷给拿出来,我们着重把卷上的几个大题给梳理温习一遍。”

    “别不情愿,这都是很可能考到的地方,往年说不准,但今年我特别确定!”

    教室。

    一名戴幅眼镜,长相有些严肃的中年男老师,推开门径直走上讲台,对见到自己后几乎要趴到桌面上的学生们说道。

    “唉……”

    “又有丶事,天天都有丶事!”

    “我想背文言文,我想张老师啊!”

    “太好了,我就喜欢学数学。”

    “?”

    “你是来恶心人的吧。”

    “爷吐了。”

    “能不能让这个比滚远点,来恶心人的……”

    教室里的学生在见到数学老师的刹那,心猛地一颤,等到本该是语文的晚自习课,被数学老师拿走的消息彻底证实后,学生们更是个个面露苦色,唉声叹气。

    语文固然是需要背诵,然而和特别肥脑细胞的数学比起来,枯燥难懂的文言文倒是变得可爱了。

    “嘭嘭嘭!”

    “安静!”

    数学老师的发型五五分,有点港台明星的感觉,他用黑板擦敲击桌面,坐在讲台前第一排中间的两名学生,几乎同时嘴唇微微上扬,屏住呼吸,等待显眼的粉笔尘埃消散。

    头发已有些灰白的老师显然见惯了这幕场景,他收起笑脸,隐在眼镜后的双眼,开始散发冷意,课堂很快安静下来,就连平时调皮捣蛋的学生也不由自主的熄了火,撇撇嘴表达不满后趴在桌上假寐起来。

    “好。”

    “下边开始讲题,打开卷子的第四页第十七题,过抛物线y2=2px(p>0)的焦点F的直线与抛物线交于A、B两点,O为坐标原点,直线OA的斜率为k1,直线OB的斜率为K2。”

    “两个问题,一:求K1,K2的值。”

    “二:两点向准线做垂线,垂足分别为A1、B1,求∠A1FB1的大小。齐英岚,这道题你的解答方法很正确,来上讲台给同学们讲一下你的思路。”

    数学老师口若悬河,说话间就在黑板上把繁杂的图给画了出来。

    “好的老师。”

    课堂中央的位置,一名女生应声站起,她低声向同桌借过,走上讲台对老师微微点头问好后,开始有条不紊的讲题。

    女孩长发刚好披肩,丹凤眼,气质干净,脸型鹅蛋,身高目测有一六七左右,落落大方。

    班里几名原本打算假寐的男生,听到女孩的名字,立刻睡意全消,假装伸个懒腰抬起头,装作不在意的偷看起来。

    “嗯……”

    课桌挨墙,说不上靠前也说不上靠后的中庸位置。

    一个剪着碎发的男生低头打了个哈欠,他泛起水光的眼睛朝讲台上的女生看去,微微一笑,这女孩长的挺美,也挺努力,他很欣赏这样自立自强的女孩,非常欣赏。

    但欣赏不是喜欢。

    对吧?

    他剪着碎发,五官清秀,肤色白皙,看起来清爽干净,出彩的是他有双桃花眼,笑起来干干净净很有亲和力。

    看了会儿讲题的女生,他收回目光,重新看起桌上的那本高考满分作文书,至于试卷,被他放在一旁,以备数学老师走过来时用做遮挡。

    台上的数学老师姓周,讲课很负责任,江南挺佩服这种牺牲自己作息时间,来给学生讲课的老师,但佩服归佩服,好久没认真学习过数学的江南,听起那些直线抛物线就头疼,好像听天书一样。

    数学就是这样,错过一节都可能连不上思维,更不要提江南这种好久没认真听过的学生。

    “不懂就要问,别不好意思。”

    当年身边老师家长嘱咐过的话,要是听了该有多好,要是没死撑着脸皮不去问别人,该有多好。

    “啪。”

    一滴雨打在窗玻璃上,外边下雨了。

    江南换个姿势,左臂枕着脑袋,右手不时翻页书籍,听着雨水打在窗玻璃上愈来愈急的声音,隐隐有些困意。

    老师平时对江南这类自暴自弃的学生,是不会付出太大精力的,老师的精力并不无限。

    为了一个自己都把自己放弃掉的学生,让那些努力刻苦的孩子得不到关注,这不公平。

    高考迫在眉睫,每一分每一秒对学生和老师来说都不容浪费,在这最后的冲刺阶段,学校必须让好的更好,中等变好,下等不变坏!

    虽然江南看起来清清秀秀,但成绩说明一切,而且已近高考,只能说他是自己耽搁了自己。

    “哗哗哗哗……”

    雨水愈发的大。

    “轰!”

    起雷了。

    雨幕让夜色更加朦胧,远处的村庄灯火像是飘摇起来,有些迷离。

    江南枕着胳膊,眼眸里的神采慢慢暗淡,困意升腾,听着老师的讲题声和窗外的雨声,缓缓闭上双眼。

    感觉过了很久,但又觉得只是一瞬,班里的白炽灯还发着苍白的光芒,周围同学嘈杂的背书声还在继续,江南感到身后有人在用手指戳自己。

    “诶。”

    那人小声道。

    江南睁开惺忪双眼,看了下仍在讲台上的老师,回头轻声道:“怎么了?”

    身后课桌的同学叫韩旭,为人实诚,他不爱抽烟不爱喝酒,爱好很少,甚至曾经有女同学跟他表白他都不怎么在意。

    当然也可能是女孩的长相没到他的心理标准,总之韩旭最喜欢的就是上网打游戏,游戏更像是他最钟意的女友,他最喜欢玩英雄联盟,跟江南分班前后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两人是很要好的朋友。

    韩旭眨眨眼,“晚上有安排。”

    江南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瘪了的气球,韩旭的话像一支抽到最顶端而后猛的压下来的气管,让自己瞬间就充满了劲儿。

    动了下身子。

    “都谁?”

    韩旭指了下同桌,又朝班里的几个角落用了眼色,“60,二狗,还有尹建磊,我们加起来正好五黑。”

    听着韩旭的话,江南在心底盘算了一下,那三个人是平日一起玩的朋友,关系都很不错。

    正要点头说话。老师像是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朝这边看了过来。

    江南装作不经意的扭动脖子筋骨,像是听课太久有些疲惫一样,等到老师目光挪走,这才对韩旭轻声道:“行,老时间去吧。不过先给你们说好,我晚上有个单子,等打完了才能跟你们一起。”

    韩旭眉开眼笑,“好嘞,这都不是问题。”

    江南白了韩旭一眼,“每次到晋级赛就让我帮你打,眼看都要钻石了,酬劳还是包子和粥。不是我说你,真的不是我说你,我真不是在说你,你不觉得自己稍微有点抠门吗?”

    韩旭身子往后一撤,瞪大眼,伤心道:“南哥,你不是吧!我们这么好的关系,你居然提这些?难道你我的友谊不是远超物质建立在精神层次上的吗?!”

    江南静静看着。

    韩旭眨眨眼,随后叹气道,“好吧,明天早餐加烤肠加蛋。”

    江南手转着笔,“你滚远点,谢谢。”

    雨水把窗玻璃全部打湿,形成一条条水线流淌而下,两个人聊了这么久,却没考虑过雨会不会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