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偷窥的神魂(4000)
    万界之活久见

    左千秋回到武馆,洪易现在正在磨炼武功。

    他修炼的不是左千秋的大梦拳经,而是大禅寺的武功,牛魔大力拳,虎魔炼骨拳。

    因为左千秋的大梦拳经,其实是他通过回梦经的理念,配合一些从天外天掏来的三流武学汇聚而成的。

    梦神通能够修炼到人仙,靠的不是大梦却拳经,而是那一枚梦家的神丹,没有这样东西,梦神通根本不可能修炼到人仙的境界。

    “不过大梦拳经也有玄妙,特别是我突破拳意实质之后,大梦拳经的拳意也有一些妙处,洪易如果能够在大宗师的境界领悟这样的拳意,对付一般人也没什么问题了。

    只不过还不能和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媲美。”左千秋心中想着,但也不以为意,因为洪易的主要战斗力,还是体现在神魂修炼上。

    他之前读书的底蕴深厚,如果得到了过去弥陀经,立刻就会一飞冲天,加上他是纪元之子,只要随便出去走两圈,自然有机缘落下,让他突破神魂境界。

    “不过拳法和肉身的修炼,就么有这么容易了。”洪易之所以注意战斗力体现在神魂上,就是因为肉身的修炼不能一蹴而就,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像神魂那样一个顿悟,立刻就突破境界的事情,不要多想。

    “洪易,来大厅一趟。”左千秋的声音在洪易耳边响起。

    他没有立刻停下来,而是坚持打完了这一趟拳法,气喘吁吁,又深呼吸了几次,抖擞精神,才走了过来。

    一进入大厅,就见左千秋做在中央,他上去见礼。

    随后就见左千秋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说道:“这里面就是你母亲的遗物,你拿去吧。”

    “多谢舅爷!”洪易听到这话深深一礼,然后没有立刻拿起桌上的盒子,而是先整理了一下衣冠,才双手捧起查看。

    打开盒子,就见里面两部经卷。

    其中一部,上面两幅图画,一钟一塔。

    他听左千秋说过太上道的功夫道法,立刻明白这是什么东西,正是太宇之塔,宙极之钟的观想法。

    当他看到那钟,立刻觉得的周围万物时间停止,自己的肉身也停息下来,仿佛得到永恒的安宁。

    而看到那塔,就觉得有无穷力量诞生,可以镇压周围一切。

    “好厉害的观想法!”洪易叹息。

    随后又看另一份经卷,就见上面有一座大舟,这舟仿佛能够映入他的内心世界,永恒存在,这就是永恒之舟,任何人登上这大舟就可以永远生存下去,活到彼岸世界。

    “这是什么!”洪易有些惊讶。

    就听左千秋说道:“这是造化道的造化天书中,造化之舟的观想图,应该比太上丹经,过去弥陀经要厉害一些。

    这经书也被杨盘,洪玄机这对君臣得了,这次我去顺手取来。

    只可惜这两本书都是副本,都是别人根据原本仿制出来的,其中的韵味有几分流失。

    太上丹经和造化天书虽然是超过过去弥陀经的神通秘法,但副本到底还是比不上原本的。

    太上丹经,是太古阳神太留下的传承。

    造化天书,是太古造化道人,留下的传承。”

    洪易听到这话,先将宇宙两篇放下,拿起造化之舟观想图细细查看。

    “你现在没有过去弥陀经,就从这两本中选一本作为主练,另一本只做参考。”左千秋说道。

    洪易看了两本经书,心中思量了一会,问道:“舅爷有什么建议吗?”他心中有些拿捏不定。

    一个太,一个造化道人,两个人都是神魂阳神境界,肉身粉碎真空的无上强者。

    两个人留下的传承,在他看来实在难分高下。

    虽然在左千秋的口中,造化道人要比太厉害一些,但洪易读书多,深深知道厉害的人留下来的传承,不一定就要厉害一些。

    因为人的修炼就和做学问一样,有的大儒名满天下,但弟子中反而没有几个出色的人物。

    但有的人自己名声不显,却教导出了诸多有名气的弟子,这样的人就会教导弟子。

    他看这太宇之塔,宙极之钟观想图,就觉得十分厉害,但又看造化之舟观想图,又觉得两边不想上下,实在是难以抉择。

    左千秋听到这话,开口说道:“太上丹经和造化天书,都不是全本,也不是原本。

    但我听说太上丹经的修炼,有一个问题,历代太上道的传人,人数都少,比如上代,只有两三个长老,不得真传算不了什么。

    其余的就是太上道的教主梦神机,圣女就是你母亲梦冰云。

    其中教主就是太上道的领袖,最高的战力,也是最强者,而圣女的责任,则是去寻找下一代太上道教主的继承人。

    你母亲本来想选的就是洪玄机,但她却不小心真的爱上洪玄机了。

    太上道的道法,要求修炼者,太上忘情,如果动了真情,则会渐渐失去自己的神通法力,神魂归于平凡。”

    洪易听到这话,心中就有了决断,如果他修炼太上道的功法,也必然要太上忘情,但他觉得如果自己真的忘情,岂不是变得和他父亲洪玄机一个模样了?

    “个人有个人的性情,我忘不了,也不敢忘,就选造化天书吧!”洪易说着,拿起了那本造化之舟的观想图。

    左千秋点头,继续道:“现在神魂修炼的法决有了,但你还没有神魂斗战的功法。

    太宇之塔和宙极之钟,只要不深入修炼,观想来对敌,也是不错的选择。

    太宇之塔,有无穷力量,可以镇压敌人,威力比过去弥陀经中的明王怒火,毁灭世界的力量还要强大。

    而宙极之钟,固定时间,用来镇压自己,也能起到过去弥陀经中,神魂千磨万劫不改的力量,关键时刻也可以用来镇压敌人。

    当然,你主要的观想法还是造化之舟,这是造化道人制造出来的神器之王,当初制造它的目,就是为了用来度过苦海,直达彼岸。

    而且我还知道这造化之舟现在就落到杨盘,洪玄机这两个人手中,不过是破碎的,还没有修复好。

    他们这两个人现在被我骑在头上,不敢发作,但心中还打着修复好了这神器之王后,用来镇压我的念头。却不知,我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你现在修炼观想这造化之舟,等以后突破鬼仙,度过雷劫,再有那小旗,就可以冲入皇宫大内,将造化之舟夺取出来!”

    洪易从未想到过这一步,但听左千秋一说,虽然一时觉得这是大逆不道,但转念一想,左千秋这样的人,的确可以说得上,称得上是横行无忌了。

    “我一开始想的是,从洪玄机哪里讨回来一个公道,为我母亲讨回来一个公道。

    如果洪玄机是和杨盘君臣一心的,那这杨盘也不是什么圣明皇帝了。

    古话说,皇帝失德,臣子可以鉴之,不听,再鉴,皇帝再不听,则请退位。

    洪玄机杀妻害子,不是善人,更不能做大臣,应该将其关押治罪,如果皇帝不听,则也请皇帝退位!”洪易心中这样想着。

    他跟着左千秋一个多月,心态上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对他以前读的那些书,反而又有了新的理解。

    转念,他又想到一个事情,问道:“舅爷,那小旗究竟是什么东西?”他想起自己第一次神魂出窍,如果不是那小旗庇护,只怕当场就魂飞魄散了。

    而且左千秋十分慎重的交给他,必然是一个了不得的宝物。

    就听左千秋说道:“这小旗,说起来也是大有来头,你既然好奇,我可以说给你听。

    这天外天,盘星中央世界,非常繁华,力量也非常强大,至少比起大千世界要强大得多。

    而中央世界中有大臣和领袖管理,其中大臣中有一位战争大臣,肉身修为是拳意实质,后来在我的逼迫下突破到血肉衍生。

    神魂修为是突破八次雷劫,修炼成战争混乱元神的修为境界,而且他还有一件堪比如来袈裟的战争之衣宝物。

    这人被我所杀,在死前将全部的肉身精气,神魂法力,真气法宝全部集合在一起,化作了这面不灭战旗,其中就有他的全部精神意志。

    其实如果你能够炼化这件宝物,立刻就可以获得战争大臣全部的知识记忆,神魂念头都会强大到不可思议,以后肉身突破人仙,神魂突破六次雷劫都不是不可能。”

    洪易听到这里,接口道:“但是这样做也绝对非常危险,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我真的以现在的修为炼化这面战旗,得到这位战争大臣的全部记忆,说不定我立刻就不是我了,而是变成另一个战争大臣。”

    左千秋点点头,对洪易说道:“不错,正是这一点,所以我最开始将这面不灭战旗交给你的时候,就叮嘱你在修炼到五次雷劫之前,千万不要冒然炼化这不灭战旗,就是这一点。

    战争大臣虽然被我打死,但他的修为确实是通天彻地。

    战争混乱元神威力无边,哪怕是如今大千世界,明面上的第一人洪玄机,都没有修成元神,他却修炼出来了。

    还有他血肉衍生的肉身境界,这个境界的人不能轻易被杀死,只要他们还有一丝鲜血,一点肉沫还存在这个世界上,都可以从这一点鲜血,一丝肉沫中重新复活回来。

    这样的人,血肉神魂,法宝真气凝聚的不灭战旗,你敢冒然去炼化,立刻就会被他夺舍附体,重生回来。

    其实你别看他现在这样子,如今被我剥离了意识,这不灭战旗已经变成了一个存粹的法宝,但这样的法宝就算放着不被人炼化,也没有人去消灭它,等过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宝物中战争大臣的意识就会重新出现,那样一来这战争大臣也就复活了。

    要杀死这样的人,除非用莫大的法力将他整个人彻底消灭,又或者将他留下的每一缕精神,意识,记忆,血肉,法宝,真气全部消灭,不然他就还有复活的一天。”

    洪易没想到这宝物竟然这样危险,当场有些想要将丢得远远的心思,但转念又想到,这战争大臣如今变作这样,其实已经是死透了。

    只要他自己不去作死,在没有把握之前去炼化这战争大臣,那么他就没有任何危险。

    哪怕后退一万步,战争大臣要从这旗子上复活,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他有左千秋教导,还有太上丹经中最重要的宇宙两篇,造化天书中最重要的造化之舟观想法。

    要是几十年还不能修成人仙,神魂度过几次雷劫,干脆找一块豆腐撞死算了,因为有这样的资源,哪怕换成一头猪来,那也能成仙了。

    想到这里,他又将这旗子收好。

    左千秋见状,点点头,随后问道:“你如今武道修炼上,还有没有什么疑惑?”

    洪易立刻说了一些自己之前不明了的地方,左千秋一一解答。

    虽然他现在才得到这人仙的修为没有多久,但通过系统,他很快就对这些人仙武道的理念有了诸多了解,以人仙的境界回答洪易这样的疑惑,并没有多大问题。

    说了一会,忽然,左千秋眉头一皱,他转头看向远处,有一个阴森森的东西从墙院外飘荡进来。

    “舅爷,怎么了?!”洪易见状,询问道。

    左千秋说道:“有个阴神飘进来了!”左千秋有些奇怪,他能够感觉到这个阴神传来的恶意。

    如今大乾玉京,竟然还有人敢对他产生恶意,而且还是一个阴神。

    要知道他现在不单单是人仙,拳意实质的修为,还有高武武道庞大的气血。

    这股气血力量才是对神魂伤害最大的,如果不是他现在对自己的每一分气血都有完全的控制能力,将自己的气血完全收敛了,整个玉京之中,没有任何道士敢神魂出窍。

    他的气血力量比太阳对这些神魂的伤害还要大。

    日游境界的阴神可以在白天游荡,但敢在他气血外放的时候出来玉京,直接就会被这气血之力消融。

    “什么阴神?”洪易皱眉,随机也神魂出窍。

    就见到墙院外不远,有一个阴神正观察他们,此时一见到洪易阴神出窍,立刻往外面退去,消失无踪。

    “这是什么人?!”洪易神魂归来,有些疑惑。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