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 干他一票
    抬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说好的10分钟比赛,大家已经艰苦的打了快15分钟。

    之所以说艰苦,那是因为在无规则的条件下,大家是真拉、真拽、真掐、真拍。

    邦邦邦的肌肉撞击声贯彻全场。

    最后一波进攻完毕之后,赤木刚宪大声叫停。

    比赛的时候大家还能坚持住,这一叫停,许多人都开始龇牙咧嘴起来。

    这酸爽,确实不一般。

    “赤木大哥,赤木大哥,你看我表现的怎么样?”樱木花道跟个没事人一样跑到赤木刚宪面前,他可是心心念着一件事情。

    赤木刚宪直截了当地回复“樱木表现得非常不错,你想要几号?”

    啊!

    这么直接?

    人家会害羞咧。

    也就发呆了那么一会,樱木花道的表情就变得坚定起来“10号!10号!”

    球场上相处了这么一段,木暮公延多少了解了樱木花道的秉性,后者是一个典型的夸夸公子。

    换句话说,樱木花道是一个典型激励型人才。

    拍拍樱木的胳膊,木暮公延鼓励道“哈哈,这是要继承赤木队长内线大闸的称号吗?樱木,你可要加油呀。”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眼都是小星星。

    樱木花道甚至有些痴了,“嘿嘿,嘿嘿,嘿嘿嘿”

    “队长!我要穿7号。”

    搞定樱木花道这边,宫城良田又跳了出来,他可是经过了一番的深思熟虑。

    你樱木花道不是要队长一年级的10号吗?那我就穿队长二年级的7号!

    我就是比你高一头。

    我宫城良田可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湘北队长。

    赤木刚宪看了看三年级的队友,他们加起来可是四个人,按道理二年级的球员要从8号开始挑选。

    “我”准备发言的木暮公延被三井寿拦了下来。

    “我穿13号。”

    赤木刚宪愣了一下子,13号是三井寿在高一年级穿的号码。

    “那就这样定了,其他球员还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队长没有点名表明,那自己自然不算打得好,这样也就没有其他人主动站出来。

    简单统计一番,彩子当众宣布了大家的号码。另外,新的球衣会在一周之后发下来。

    旧的球服大家可以带回家保留起来,名声大燥的湘北篮球部,不缺这点小钱。

    招聘工作完成,接下来就是自然就是球队训练部分。

    按照前两年总结出来的经验,新球员的训练依然分为三个部分。

    从4月1号新人入队到5月19号县大赛开始,这是artone的训练时间。

    从5月20号到6月20号县大赛循环赛开启,这是arto的训练时间。

    从循环赛到夏季全国大赛开启,这是artthree的训练时间。

    在artone的训练中,赤木刚宪不会把位置强加在各位球员的头上,大家在这一个阶段练习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从arto训练开始,球队球员双向选择,大家要选择一个双赢的发展方向。

    突击手、三分手、单挑手、策应者、地位大杀器、半截篮小王子、篮板达人、dyo等等等等。

    所有的这些成就,大家值得拥有。

    赤木刚宪是大家的领路者,他不会扼杀球员们的激情和创造性。

    当然了,假如身高只有163的桑田登纪他想要打小前锋,这肯定是不被允许的。

    artone训练是艰苦的训练,这也是打基础的训练。

    万丈高楼平地起。

    想要投篮美如画、上篮风飒飒、迷妹人多多、惊呼声不断,这是新手必须要经历的。

    更何况,天降大任于斯人也

    5月23号,湘北牛刀小试打败了老冤家津久武高中,县大赛循环赛的四个队伍明朗起来。

    陵南,湘北,翔阳,海南。

    这次赛程安排的相当的合理,大家料想的全国强队都不在一个组。

    翔阳众多球员感谢组委会的不杀之恩!我们终于逃离湘北的毒手了!

    但是翔阳有一位球员还是十分不满意的,这个人就是消失已久的流川枫。

    他可是很想在小组淘汰赛就给湘北一点颜色看看。毕竟,湘北篮球队里面可是有流川枫的两个老对头。

    “流川枫去了翔阳?”

    “相田彦一这小子去了陵南?”

    从彩子口中获得这两个消息,赤木刚宪整个人是懵逼的。

    相田彦一去了陵南他早就知道,小伙子专门给他打了电话解释。

    虽然有些怀念那份扎扎的手感,但那是相田大夫的决定,相田彦一这个当儿子的自然没办法违抗。

    但是流川枫出现在翔阳,这简直让赤木刚宪纠结到大小肠子痉挛。

    为了让赤木晴子躲避这个命中的暗恋对象,赤木刚宪好说歹说才把晴子送到了翔阳这所贵族学校。

    现在,这可不就是送羊入虎口嘛。

    赤木刚宪的心在流血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妹妹,我的心,痛里慌

    强行打起了精神,赤木刚宪只能在晴子回家的时候旁敲侧击一下。

    小姑娘家家的,要以学业为重,早恋什么的,不好!

    6月26日,从美国耐克高中生训练营归来的赤木刚宪擦边赶上湘北的第一场县内循环赛。

    湘北vs翔阳。

    大战的气氛一点都没有,赤木刚宪甚至是有些过于发愁。

    “赤木大哥!”

    跟赤木刚宪熟知的翔阳球员,他们一个接一个的上前给赤木刚宪鞠躬示意,这一声声的赤木大哥叫得格外的甜。

    齁甜齁甜那种!

    “赤木,你妹妹在我们手上。看在妹妹的份上,咳咳咳”藤真健司眉飞色舞地朝着看台上示意了几下。

    他就差说出“人质在我们手上,你看着办!”

    赤木刚宪朝着藤真健司示意的地方看过去。

    那里,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她正在痴痴地看着翔阳替补席的某一个球员。

    如果赤木刚宪没看错的话,那位少女正是他傻乎乎的妹妹赤木晴子。

    “滚蛋!小心我挨个把你们扣上一遍!”赤木刚宪的心情相当的不爽。

    赶走了藤真健司这群贱人,赤木刚宪摆摆手把樱木花道叫来“樱木啊,看到翔阳替补席的那个球员了吗?”

    “哼!是那个臭狐狸!”樱木花道跟流川枫可是结怨已久。

    “想办法,干他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