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小小三
    半决赛结束的晚上9点,宫城良田悄悄地溜进了赤木刚宪的房门。

    “队长,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赤木刚宪随口嗯了一声,他正沉浸在广阔的刷题海洋中不可自拔。

    12月份的sat英语考试,他再度爆了冷门,这种感觉就像是打季后赛第一轮,第一名被underdog给黑八了似的。

    糟透了。

    虽然从女朋友那里得到了耐心的安慰,但是赤木刚宪完全过不去这个心结,这个梁子是结上了。

    想想自己的前世,超级学霸算不上,视考试为浮萍的青春男孩还是有的呀。

    杠上了!必须安排!

    在不拿下sat考试可就耽误事喽。

    “队长!队长!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呀?”宫城良田就差把脸贴到赤木刚宪面前了。

    无语地宫城良田的小脑袋掰走,赤木刚宪扭头找上了躺在床上看书的木暮公延。

    “木暮,你觉得宫城的提议怎么样?”

    “我觉得宫城的提议很不错呢,这次算是十分有心了。”

    既然有目击证人出来作证,那赤木刚宪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好,建议采纳,木暮队长负责实施。”赤木刚宪把锅甩得一干二净,这招转移注意、责任划分他算是用的起飞。

    “嘿嘿嘿”深感自己完成了人生大事,宫城良田摸着自己的脑袋傻笑着离开了房间。

    “吓!!!”

    “呵!!!”

    受惊的三井寿和宫城良田异口同声地质问对方“你来干嘛?”

    本着我是前辈我厉害的态度,三井寿先发制人“你这个臭小子,出门不看路的吗?”

    “鬼鬼祟祟不似正类!”

    “。。”

    被一通乱轰的宫城良田短暂的失了智,他接受了前辈的批评迷迷糊糊走了。

    三井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快速闪烁进入安全区域。

    即将走进自己房屋的宫城良田终于醒悟到哪里不对劲了。

    “不对啊,明明是你在听墙角,怎么变成我的问题了?这倒打一耙、强行开团的本事都是跟谁学的?真是的”

    来到房间中,三井寿干笑几声引起当事人的注意。

    “赤木啊,我有点事情。”

    赤木刚宪干脆丢下了笔头,这个时间段看样子不太适合进行复习,还是等到夜深人静最好。

    麻溜地把自己的瑜伽垫铺在地上,赤木刚宪让三井寿随便找个地方坐着。

    赤木刚宪掰着自己的脚尖进行大腿拉伸,他乐呵呵地问三井寿“你也要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吗?”

    很明显,三井寿晓得自己是被调戏了。

    一个建设性的大白眼自行体会去吧。

    “额”三井寿一阵婆婆妈妈、似说非说的举动。

    木暮公延倒是先忍不住了“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需要我们帮忙吗?”

    赤木刚宪到嘴边的“爱说不说,不说滚蛋”变成了“给他倒杯水,让他好好想想。”

    接收到赤木刚宪平静地眼神示意,木暮公延后知后觉这种情况不适合捧场,得晾着对方。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赤木刚宪和木暮公延各司其职,三井寿很快就憋不住了。

    “那个,那个,我有弟弟了”

    嗯?

    此小三非彼小三吗?

    话说,一股浓浓的正宫娘娘智斗邪恶外室的既视感。

    “呵呵呵令尊,令尊还真是人老心不老。佩服,佩服”木暮跟赤木刚宪一样,他也是会错意了。

    “嘿嘿嘿”赤木刚宪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木暮你表示佩服是几个意思?

    信不信由美马上就来教育你小子!

    再说了,宝刀不老这种事情,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

    “嗯!!!”三井寿额头上憋出一道道黑线,这两人的脑袋里到底装的什么?

    黄色的絮状物吗?

    三井寿一字一句地给两个损友解释“是我的妈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

    “哦”赤木刚宪和木暮公延如释重负。

    但是,两个人的面孔上怎么会流漏出一闪而过的败兴和失望?

    三井寿迟疑了给损友分享快乐,快乐减倍;给损友分享痛苦,痛苦加倍!

    “咳,咳”赤木刚宪刻意清了下嗓子,木暮公延和他又恢复了常态。

    三井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局部紧张的气氛跃然而出。

    “这是一件好事情,也许可以促使你变得更加像一个男人。”赤木刚宪笑着恭贺了对方一句。

    “嗯,嗯”三井寿的脸色变得相当的古怪,“是的,我确实需要像个男人一样考略一下成年人的事情。因为我的弟弟,我的一半家产都可能要没了。”

    “噗!!!”木暮公延毫无顾忌地摊在床上。

    赤木刚宪赶紧换了个姿势,他怕自己会笑的腹肌痉挛。

    富家子弟的思维,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果然是猜不透。

    不过,三井寿把这些事情说出来有什么用呢?只是为了单纯的前来抱怨吗?

    始于家产,终于家产,三井寿一定是有危机感了。

    赤木刚宪高兴之余又有些失落,那个傻狍子一般的三井寿,他再也回不来了。

    不过没关系,人总是要长大的,赤木刚宪可以理解。毕竟他自己可是早早被同龄人划分为成年人的范畴。

    “你想拥有自己的产业?”

    面对赤木刚宪犀利的提问,三井寿期期艾艾地回复“唉,也不是啦。就是可是也许”

    事情远远没有上升到家产争夺那个份上,三井寿是只是有想证明自己的冲动。

    赤木刚宪不介意推好友一把,反正苹果都要成熟,他适当打一些催熟剂应该不碍事的。

    换句话说,赤木刚宪得给他找点活让三井寿充实起来。

    思考了一会,赤木刚宪开口“这样吧,你回去问问你老爹,我在美国有笔生意可能需要他的帮助。”

    关于生意,三井寿连纸上谈兵的阶段都还没有到达,他下意识就拒绝了好友“你自己联系他呗,我看你们两个还挺欣赏彼此的。”

    赤木刚宪笑而不语。

    有些事情,不需要他直接点破,让三井寿慢慢想想,多思考会对他有益的。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赤木刚宪起身看了看窗外,寒冬的日头还藏在云朵的被窝里不肯出来。

    赤木刚宪挨个叫醒大家。

    今天可是要夺冠的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