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这操作,你们看懂了吗?
    “你想要加入国家青年队吗?”

    当竹内教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赤木刚宪总觉得这个笑眯眯的男人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回想起安西教练当初说的“竹内家族在业界风评一般”这话,赤木刚宪觉得自己恐怕不能说的太过明朗。

    一切以拖字诀为主。

    “这个事情我需要征得安西教练的同意,请恕我暂时不能答应。”

    竹内让次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拒绝,他可是抱着直接给赤木刚宪一个录取名额的打算来洽谈的。

    赤木刚宪的委婉拒绝让竹内让次深感这个小伙子十分不知进退、十分不会把握机会。

    “冬季大赛结束后会有一个球员选拔仪式,我们到时再见。”竹内让次面容不减,陌生人绝对不可能看清他的深浅。

    等到赤木刚宪走远了,竹内连山对着空气狠狠呸了一口,“叔叔,为什么不让我和他过几招呢?”

    竹内连山扭过来,他慢慢收敛了自己的微笑,“在外面要叫我教练!”

    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竹内连山练练点头称是,他在自家前辈面前温顺的像一个绵羊。

    事情终了,赤木刚宪找到在体育馆外集合的饥肠辘辘之辈。

    答应大家的聚餐自然不能少,经济实惠的自助餐厅就是这群大胃王们的最爱。

    回到家庭旅馆,安西教练在房间里找到了正在做平板支撑的赤木刚宪。

    这么努力的样子,真的是很让人感叹朝气蓬勃呢!

    “赤木,你不想为国出力吗?”

    一看赤木刚宪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样子,安息教练长叹了一声。

    现在的孩子,荣誉感和使命感已经不如以前的人们喽。

    实际上,赤木刚宪不像安西教练想的那样,他考虑事情的因素更多。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个球员,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生意人。

    打比赛,这是赤木刚宪擅长的事情;为国增光,这是赤木刚宪愿意做的事情;跟那些见钱眼开、沆瀣一气的官僚们打哑谜、参禅经、作斗争,这是赤木刚宪需要躲远远的事情。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这跟我的梦想、我的目标有违,希望您能理解。”

    冬季选拔赛半决赛,上半场比赛进行到8分钟,彩子去技术台申请暂停。

    没有死球机会就就主动创造死球机会。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彩子把安西教练有关赤木刚宪的时间安排贯彻的异常到位。

    “前辈,累了吗?补充一些电解质吧。”

    “谢谢你,彩子。”赤木刚宪轻轻一扭,他含了一口能量饮料不再继续说话。

    细节决定成败,赤木刚宪在场上和场下的表现让彩子这个有心人大有感触。

    认真的男人最吸引人。

    一时之间,彩子竟然有些看愣了。

    彩子看向赤木刚宪的眼神很复杂,这里面有敬佩、震撼还有些许不解,但是宫城良田这小子自行把它们解读为爱慕。

    这醋坛子可就要被打翻了!

    “咳咳。”

    “咳咳咳。”

    “咳!咳!咳!”

    赤木刚宪抿起嘴角,不出他所料的话,湘北暂停期间的欢乐颂又要开始了。

    松下武的手指在宫城良田的额头上一触即走“哎呀!你额头有些烫啊!难道?”

    井上和三井寿异口同声回答“av!”

    众人脸色骇然齐退一步!

    今年上半年,美国加州发现了几例新型病毒感染事件,据小道消息,加州cdc曾向当局汇报过此事。

    沉迷新一届大选的老布什总统用一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招数把此事扔到了一遍。

    结果,东边不亮西边亮,西班牙这边的老百姓中招了。

    11月份才继任的克林顿总统也够光棍,他连碗带锅全部丢给了西班牙。既然是在你们西班牙爆发的,那必须就是西班牙病毒!

    反正美国每年流感下来都要死一两万人,只要不主动给民众检测,那病毒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但是嘛,纸包不住火,这事情总归是捂不住的。

    美国这种丢锅给盟友的行为那是相当的阿迈瑞看,大家在私下更喜欢把所谓的西班牙病毒调侃为aricanvir,简称av。

    “没!没有的事!”宫城良田顿时慌了神,这个病毒可是会人传人的。

    日本这边感染者不多,暂时没有出现死亡个例,但是大家肯定不能把它当做一般的流行性感冒来对待。

    湘北是要获得总冠军,可不是什么总冠菌!

    “哈哈哈”成功地吓住了宫城良田,松下和三井寿接连几个击掌,这彻底暴露了他们的真实意图。

    “呸呸呸!”宫城良田拍着胸口怕怕状,这群前辈真是太黄太暴力了!

    不过,好喜欢!

    回到场上,宫城良田又变成了那个小个子有大能量的家伙。

    赤木刚宪则是在安西教练小憩的时候暂时行使一下湘北的教练权利。

    “喂!宫城,把头抬起来,你的脑袋是黄金做的吗?有那么沉重吗?”

    “三井寿,去溜底挂掩护,不要呆在底角不动弹!你是球场小帅哥,不是球场老大爷!”

    “角田悟,腿脚利索点,挡完就拆!”

    赤木刚宪的大嗓门听得两位三年级的前辈心里直哆嗦,两个人的脚步轻快了许多、给的掩护扎实了许多、防守也积极了几分。

    “刷!”宫城良田中路突分给到底角位置,那边有一个身着红色球服的队友。

    但是,那个人是掐着腰的赤木教练啊!

    “我艹~~”

    赤木刚宪一个机灵眼疾手快踏进三分线,这个烫手山芋他可消受不起。

    赶紧丢给内线的松下武,后者接球后发现底角的赤木刚宪无人防守。

    嗯,完美的sideout战术!

    “我艹,还来!”

    赤木刚宪懵了,但是他的条件反射没懵,篮球转移给弧顶的三井寿。

    湘北其他球员完全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觉得为什么总有一个队友在空位上呢?

    不传球的话还真是有违湘北团队篮球的宗旨呢。

    一阵酣畅淋漓的你追我赶,湘北的对手都快哭了。

    这剧本不对。

    我们可是站在内圈,为什么直径更大的湘北球员会比我们跑得还快?

    这不科学!

    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赤木刚宪老神自在的把毛巾搭在自己的脑袋上裁判看不见我,对手看不见我,观众也看不见我!

    可是,相田彦一的录像机里可是很明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