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贴身侍卫
    虽然这条山路已然是官路了,但看在靳商钰的眼里却还是那样的不够格。

    “妈的,还是官家之路呢!这怎么连一个最基本的‘超平’都不会啊!老天啊!我怀念家乡的水泥路啊!虽然那条路只是条乡村小路!”某一瞬间,感受着极不平坦的山路,靳商钰还真是有点想家了。

    一路话少,几天路程,对于一个曾经的守灵人来说,也不算是什么。而在这期间,靳商钰也算是与这些宫人建立起了兄弟关系。

    说来这些宫人的身份也都很是复杂,有去了**的宫人,更有像靳商一样的杂役,当然了,那些英气十足的近卫军,则是这里的另类。

    “唉,慢慢长路啊!也不知道老子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兄弟,想什么呢!来来来,万岁爷已然休息了,咱们哥几个也喝一杯!”

    “那个,谢谢宴大哥!这,你也看到了,兄弟真的是一无所有啊!”

    “小事儿,都是小事儿!只要是与我宴总管有缘之人,都是好兄弟!”

    “妈的,什么好兄弟啊!你不就是想把我拉拢过去吗!装什么大哥啊!”一边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酒杯,靳商钰一边在心里暗暗的嘀咕着。

    然而,就在几杯小酒下肚后,靳某人还是没有抵挡住大晋朝的烈酒。虽然在现代社会中,有很多人都说古代的酒,度数很低,但咱们的靳大公子却一点也没有感受到。

    不经意间,已然是夕阳西下,随着几缕清风的吹过,早就有些醉意的靳商钰,猛然间打了个寒颤。

    “妈的,这要是一个梦有多好啊!算啦,既来之则安之!不就是小小的两晋吗!老子到是要看看这些黑暗的王朝,能够黑到哪儿去!”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靳商钰竟然主动来到了新皇司马衷的龙驾之前。

    “靳商钰求见万岁爷!”

    “靳商钰,谁啊!哦,是你啊,进来吧!顺便帮我看看为什么这个衣襟解不开了!”

    “那个,这个衣襟啊!当然不好解了!这可是龙衣啊!万岁爷,我们马上就要进城了,不知有何吩咐!”假装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后,靳商钰也是把声音压到了最低。

    而一个人坐在龙椅上的司马衷,则是用更小的声音说道:“商钰!回宫后,我会加封你为侍卫!只有这样做,才能够最大限度的保护你!”

    “谢万岁爷!我只是想说咱们该怎么办!”

    “这个,算啦,先这样吧!好啊,太好啦,你竟然真的把我的衣襟解开了!”见靳商钰追问要如何行动,那新皇司马衷,竟然又重新回复到了傻子皇帝的形态。

    面对这样的场面,靳商钰只好苦笑着,大声的喊道:“还是吾皇英明,连衣襟都能够这么快的打开!”

    “兄弟,万岁爷找你的事儿可真够大的啊!我们平时都是些简单事儿!”

    “宴大哥,不会吧!你们,你们赢了!”听了大内总管宴陵的话,没把靳某人气死。

    不过,后来想一想,这也不算什么,皇帝都能够装傻子,底下的人,为什么不能把他当成傻子呢。

    然而,就在他们两人都很是尴尬的时候,前方士兵已然来报:“禀报宴大人,洛阳城已到!是连夜进城,还是城外休息!“

    “妈的,这还用说吗!我们可是宫里的人!当然要进宫了!告诉守城的人,快把城中的老百姓都清走!如果万岁爷有什么闪失,尔等可知后果!”

    “宴大人教训的是!属下这就去办!”见宴陵很是生气的样子,那名报信的士兵,早就吓的脸色发黑,快奔而去了。

    整齐的队伍虽有几千人之众,但却很是严整,也许是为了表现帝王的威严,整个城门都被全部打开了,红红的编织物,也是铺成了一条红色的街道。

    “妈的,原来这古代就有红毯铺路一说啊!虽说这皇帝是个傻皇帝,可这迎接的阵势可是真的啊!”一边随着队伍向洛阳城中徐徐而去,靳商钰一边在脑海里喃喃自语着。

    而在现代人眼中很是神奇的九朝古都洛阳,也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靳商钰的眼中。

    偷眼望去,高耸的城墙,给人一种巨大的心理落差,而城中高低不一的各色建筑,则让靳某相信了这里一定是古代的城郭。因为就算是现代人的道具,也不会弄得这么浩大!

    “看来,这古代的老百姓,想要看一眼高高在上的帝王,还真是难上加难啊!当初送葬的时候,整个大城都清空了,现在新皇归来,又弄的城中无人!真是服了!”一想到全城的百姓都被雪藏起来了,靳某人就有点憎恶这黑暗的封建社会。

    “兄弟,想什么呢!不会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浩大的场面吧!没事儿,以后,多了去了!”

    “那个,没什么,其实!算啦,也没什么!这城墙可真高啊!”本想说点什么,但一想,这家伙本来就是太傅杨骏的人,靳商钰可不敢乱说。

    就这样,随着入城队伍的徐徐而进,夜色也是一点点挂满了树梢,而两边的禁军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举起了高亮的火把。如果远远的望去,用火龙穿城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万岁爷驾到!跪!”就在整个队伍前进到一个巨大的宫殿前的时候,那宴陵也是大声的呼喊着。

    当然了,随着声音的不断向前飘飞,不但宫门大开,里面也是跪满了各色人等。而司马衷所乘坐的龙驾也是毫无停下的意思,径直的向宫内而去。

    “妈的,这是哪儿啊!怎么都是美女啊!”

    在火把的照亮下,靳商钰终于看清楚宫门里面跪倒的人群。除了一些宫人模样的以外,居然是轻一色的女子。

    只见那些仿若二八年华的女子,个个身形婀娜,肤如凝脂,手如柔荑,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真是美的不可方物。

    再看那些举着火把的军士,仿佛受到了无形的约束一般,没有一个人敢跨入宫门半步。只有那些宫人模样的人低着头,鱼贯而入,但却不敢大声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