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鏖战葛神子(一)
    巨大的孤峰绝崖之下,两大高手已然对峙了很长时间,但因为双方都没有十足的把握碾压对方,所以战斗也是迟迟没有拉开大幕。

    到是此刻山崖顶部不时传来的轰鸣之音令得这二人很是不爽。因为这样的轰鸣之音也是在说明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大的山体崩塌。

    “好好好,你是一个人物!暂且就叫你伊如风吧!说吧,想要怎么做!是战还是和!”

    “和,怎么和!咱们之间还有和的余地吗!你诛杀各路强者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和’字!”

    “伊如风,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了!其实你只不过是气场足了一些!若是真的打起来,凭你的境界还不是本尊的对手!识相的就自己退走!就当咱们从未见过面!当然了,这里的宝贝你也是可以拿走三分之一!可否!这,这可是本尊最后的退让!”

    “哈哈哈,真是有意思啊!还未战,你就这样说话,是不是有些配不上你的大境界啊!”

    “哦,你是想决意一战了!也罢,要战就战!来吧,今天就让老夫看看世间的后起之秀到底厉害到了什么程度!”某一刻,就在靳商钰根本不与对方讨价还价之时,那葛神子也是失去了最后的耐性,整个人也是快速的凌空而起,下一秒,漫天的剑光也是对着靳商钰直接罩下来。

    这一击,看似没有什么章法,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只要是靳商钰的境界不高,或者没有反制之法,这一招儿已然可以分出胜负了。

    就像之前的雨惜若,虽然能够借助着六像兽暂时的与之缠斗,但随着葛神子的大招儿发出,如果没有靳大公子出手,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身死当场。

    不过就在众人替靳某人担心之时,此刻的靳商钰竟然突然间来了一个横移,整个人的身子如同被抛石机抛出去一般,快如奔雷般的就躲开了对方的大招儿。

    “你,你的身法竟然如此怪异!看来你是想凭借强大的身法速度与老夫战斗!不错,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但如果你只有这样的招法,恐怕还是不够用的!毕竟一味的被动挨打,终会被人打死的!”

    “是吗,既然你这样想,不如就试试看,看看是你把本公子打死,还是本公子将尔累死!”

    “有意思!就遂了你的心愿!”某一刻,就在靳商钰利用诡异的身法堪堪的躲过对方的攻击之时,那葛神子也是再度集聚力量发动了第二轮的攻击。

    就这样,在山崖之下的一片相对平坦的区域内,一老一少也是大战在一处。

    起初众人还是能够分辨出谁是谁,可随着打斗频度的增加,一众强者只能够看到两道身影在左右乱晃,不时有漫天的剑光掠下,不时又会有诡异的笑声出现。

    但不管怎么说,谁也无法预料战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慕容姐姐,你,你可能也是公子的好友,现在怎么看!”

    “惜若姑娘!不要紧,暂时来说,公子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他还没有使出自己的大招儿!”

    “可,可那葛神子也只是一味的运用剑光攻击,可能还有厉害的手段没有拿出来!”

    “放心吧,公子的能耐还是有的,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观察着!若是真的出现大凶之局,语嫣会全力而战!誓死不休!”

    “你,你们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吧!”某一刻,就在雨惜若听到慕容语嫣如此言语的时候,口中也是不自觉的说出了上面的话语。

    当然了,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靳商钰的身上,所以此刻的慕容语嫣也是没有太过于在意雨惜若的喃喃自语。

    这边,两大美女都在关心着靳商钰的安危,而此刻的伊剑子、绝神子、段部老者早就做出了随时出战的准备。

    “伊剑子,你怎么看现下的局面!毕竟你与公子最熟识了!还有你小万宇,现在是不是应该出手了!”

    “那个,段老哥,要不,再等等,毕竟公子的实力你我都是知道的!万宇,你说呢!”

    “伊叔,段大叔,这个吗,还是再等等吧!万宇刚刚也是观察了,虽然公子看似被动挨打,可对方也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击败公子的!”

    “好,你们两个这样说,那,那咱们就再等等!若是有事,咱们就一拥而上,就算是死伤惨重,也要结果了那老东西的性命!”说话间,其实此刻的一众强者也是紧张的不得了。

    毕竟现在的打斗水平已然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也就是说,换作是他们中的一位,如果葛神子这样的发大招儿,估计早就是身死当场的局面。

    这边,关注着战局走向的人越发的多了起来,而此刻的靳商钰也是心中暗暗叫苦。

    毕竟他是当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的强大。

    “娘的,你个丫丫的,原来这家伙的境界就是所谓的大境界!确实比较厉害,不仅气息连绵不断,而且还有后手之法没有用出来!怎么办,就算是凭借着轻身之法可以坚持下去,可时间一长,其它的事情也有可能发生!”某一刻,就在靳商钰一边快速的化解着对方的攻击之时,其心中也是在喃喃自语着。

    毕竟有些时候,靳商钰还要考虑这里的环境变化,比如正在丝丝而落的沙雨,再比如,这里的山崖会不会随时发生大的崩塌。总之现下的靳某人想的事情还是比较多的。

    然而,就在靳某人心中思绪万千之时,那葛神子的声音也是再度响起。

    “伊如风,你确实是人如其名,如风如雨,让人无法琢磨啊!不过你要是只会躲躲藏藏,那,那你的命数就是在这里了!”

    “葛神子,你到是一个人才,不仅自己活过了百岁,而且还突破了所谓的大境界!不过惜的是,你不懂得珍惜!”

    “伊如风,少用这种世俗之法来教化本尊!要知道,那都是站在道德至高点上的大人物制定的规则,它只适用于普通人,不包括本尊!”

    “哦,你还很有想法啊!那,那你乱杀无辜,残杀各路强者也是别人给你制定的规则吗!”

    “你,你休要胡言!伊如风,老夫再最后一次告诉你,我命由我不由天!再大的规则,都是给你们这些凡人制定的!与老夫又有何干!”这一回,当听到靳商钰如此言语,那葛神子也是出现了情绪上的变化,整个人也是变得有些暴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