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2章 (番外)帝国往事:负伤
    那几个壮汉,看到云景居然敢出头,都是冷冷看向了他,神色不善。

    他们是这里的地头蛇,而且背后还有些不的背景,平日里谁敢对他们的事情三道四?

    现在有刺头,自然是要好好教训一番。

    他们围住了云景。

    “你们……你们想找死吗?

    敢对我家爷不敬……”德子愤怒非常,这么些瘪三,居然敢对当今太子爷不敬,那是想找死啊……“对你家爷不敬?

    老子还要给他七八个耳刮子!”

    那为的大汉冷冰冰地开口,着就一把朝着云景抓了过去!云景向来不曾习武,但是此刻见这些任如此对待一个老者,却胆气陡生,迎这壮汉一拳砸了过去。

    这壮汉猝不及防,没想到云景居然敢动手,一个不注意,被云景打了面门,瞬间倒退了一步,鼻子中也鲜血溢出!“妈的,反了了!居然敢打大哥?”

    “弄死他!”

    “让他跪地认错!”

    一时间,周围的大汉也都是愤怒不已,当即一拥而上。

    云景胆气不减,面对这么多大汉,依旧是迎面冲了上去,打个不停,但是他怎是这么多饶对手?

    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被人给打倒在地。

    “爷!”

    德子急了,急忙扑了上去,也无法阻拦,只好扑在了云景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为云景挡住拳打脚踢。

    “给我狠狠地打,打死,打死!敢在这里惹我们!”

    那为壮汉擦了擦鼻血,越地愤怒起来。

    “真是两个废物。”

    就在此时,那白袍公子却是摇摇头,忽然一步欺近,手中折扇一挥,顿时两个壮汉倒飞了出去。

    “找死!”

    剩余的人翻身要对付白袍少年,但这少年却是淡然无比,他一手拿着糖画,一手对敌,这些大汉居然连他的身都无法近。

    “啊……”一个壮汉被一脚倒踢,顿时委顿在地。

    “不!”

    另一人被他折扇抵住咽喉,出了一声断呼,咽喉就被打得闭住了气,倒在地上抱着脖子脸色白。

    转眼间,这群人就已经被这白袍少年打的跌倒在地,惨呼哀嚎着。

    “你……你……”为壮汉看着白袍少年,瞬间眼中闪过畏惧。

    踢到铁板了!完了!“把钱交出来,然后给我滚!”

    白袍少年冷冰冰看了这壮汉一眼。

    这壮汉脸色难看,但还是只能将二十两银子王白袍少年一扔,道:“还给你……你给我等着!我胡三不是好惹的!”

    完之后,他就急忙忙跑了。

    其他人也是爬了起来,屁滚尿流。

    这个时候,云景和德子才勉强撑着站了起来,只见两人都是皮青脸肿,十分狼狈。

    “爷……杀他们的头,杀他们的头!”

    德子恨恨地开口,眼中写满了愤怒。

    云景却是摇摇头,道:“都怪我,手无缚鸡之力……”着,他看向那白袍少年,道:“多谢兄台相救!若不是你,我们可就惨了……”他眼中略有些羡慕之意,这白袍少年非但见识广博,而且还有一身武艺,可他却什么都不会了。

    “两个呆子,不好好在宅院里带着享福,非要跑出来玩什么?

    哼,若不是看你还算有种,我才没有救你们的心思。”

    他完,将二十两银子还给了那老者,道:“老人家,那些人很可能去而复返,你先回家吧。”

    老者感激非常,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几位公子,这胡三乃是地头蛇,他是运粪帮的人,你们快走,否则的话,他们肯定会回来找你们麻烦的……”闻言,云景却是疑惑道:“运粪帮?

    这是什么东西……”老者听云景的话,也是疑惑道:“公子,你不知道运粪帮吗?

    也是……公子府上,清粪之事,也是他人,公子不知也在情理之汁…”云景不禁略有些羞惭之意,他在深宫中长大,从不事杂活,更不知道运粪帮了。

    “我大概听过,城中的运粪帮,垄断了所有人府上肮脏之物的清运……就连一些高官,也不敢得罪他们,因为得罪了他们,难免会被刁难,府上一但屎尿堆积,那可有得受了……”那白袍公子却是开口,皱眉道:“只是不知道,他们居然敢横行霸道,强抢他人财物。”

    “哎,二位公子,你们都是大户人家的,自然不知道这运粪帮的厉害,他们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城中大大的摊贩,都得每月向他们交钱,否则便不能做生意……”老者开口,着叹息不已。

    这运粪帮原本只是一些粗人结成的帮派,一开始在城中甚至毫无地位,但后来却逐渐坐大了,逐渐成了京城地下的一片。

    而普通的底层百姓,反而要经常上供,否则便是不得安生。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闻言,云景却是瞬间愤怒得不行,道:“运粪帮都是些底层百姓,结帮互助,本无不可,但是竟然敢欺行霸市?

    难道官府就不管了吗?

    !”

    闻言,那白袍少年却是瞬间笑了,道:“真是个什么事情都没有见过的富家少爷。”

    “你什么意思?”

    云景道。

    “这还不明显?

    区区一群普通人,如果没有官府中的人暗中支持,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统治京城的地下?

    你难道不知道,没有后台恶霸,根本是活不长的。”

    他的脸上自然而然露出了一抹戏谑。

    云景却是摇头,道:“我断然不信,官府之中,岂会有人与他们同流合污?”

    就在此时,忽然另一边,街道的另一边,就已经由十几个彪悍的大汉冲了过来,气势汹汹。

    “就是他们!”

    其中一人,赫然便是胡三。

    顿时,这群人围了过来,为的一人,乃是一个脸上有这两道刀疤的壮汉,他盯着云景和白袍少年,冷冰道:“老子只问一遍,你们都是谁家的公子?”

    白袍少年冷笑了一声,道:“你尽管放心,我们家里面,没有什么大官,没有什么势力,就是有点儿钱。”

    那刀疤脸冷笑道:“很好,很好!看来,你们是真的想要找死了!给我抓起来,丢进护城河喂鱼!”

    顿时,他身边的人瞬间冲了上去。

    其中有两人,居然身手不凡,乃是一级武者!“闪开!”

    白袍少年一声冷喝,已经一把将云景推开,而后手中的折扇,宛如一把短短的匕般挥出。

    “啪啪啪!”

    他动作极快,靠近他的人,瞬间都被点中,倒地了一片!“找死!”

    刀疤脸脸色一变,瞬间直接冲了过来,他动作非常快,一逼近,直接就抽出了一把狭刃短刀,直接朝着白袍少年劈去!他想杀死白袍少年!此刻白袍少年正被两个一星武者拖住,无暇顾及,瞬间他的处境就危险至极。

    “心!”

    这个时候,云景却是猛然向前一扑,朝着刀疤脸的肩膀撞了过去,瞬间将刀疤脸撞得一歪,但是刀疤脸的刀,却从云景的肩膀上一拉而过。

    云景肩膀上瞬间多了一条口子,鲜血长流!“妈的,我弄死你!”

    刀疤脸一把抓住云景,眼中凶光大冒,猛然一刀朝着云景扎了下去!

    云景此刻已无抵抗之力,失声大呼,就要受死。

    但那白袍少年却也已经解决了两个一星武者,瞬间一脚踢了过来,将刀疤脸手中的短刀踢飞了,又是一脚,踢中炼疤脸的腹,刀疤脸瞬间一声惨呼,倒在霖上。

    “你怎么样?”

    白袍少年急切地看着云景,只见云景肩头鲜血长流,脸色更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