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番外)天帝旧事:李图的一生(四)
    *dm*    西南益州城攀龙山百越西北潼关城刀神剑神星空之下,苏曦缓缓讲述着这一切,她一边着,美眸中就越发地晶莹起来,湿润了睫毛。

    她看着眼前这个举世无双的男子,这么多个纪元过去,三千年了,也是在不断追溯之中,她才更加了解李图的过去。

    纵然那时,李图只不过是一介凡人,所作所为,在修行者看了,也不过在红尘翻腾,但却正是那些红尘中的事迹,让她明白了,为什么最后这个时代,选择的是李图。

    背负着多少沉重,一步步往前行走?

    用一个人的力量,改变一个时代,改变一个帝国所以,他才能成为世人信仰的尘帝。

    而眼前的男子,此刻也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回忆之中。

    他得大脑中一片空白,依旧没有印象,但是听着这少女的述,他却异常的觉得亲切。

    乃至有感同身受,让内心颤抖。

    这,就是曾经的自己?

    苏曦翻动李图本纪,书此刻已经翻过了大部分。

    李图得到了西南、西北两地之后,天下已无人能掣肘之。

    皇帝加封李图为平西王,暨西南、西北节度使。

    李图一路进京,路过安定等县,除暴安良,为民请命,更在洛阳之时,发现了有武林中人劫掠婴儿。

    因此牵扯出龙空山之事,原来龙空山上藏有至宝,更号称留有中原五白的毕生所学,武林中人毕集,李图亦潜入其中。

    中原武林中人,被来自瀛岛的高手所害,关键时刻,李图出手救下众人,击败了来自瀛岛和真灵古国的高手。

    入京之后,皇帝有意让李图与九幽道君正面交锋,举行了入冬猎会,让九幽道君所辅佐的四皇子云安,及李图所辅佐的五皇子云熙争锋。

    入冬猎会上,云安放火烧山,收获斐然,而云熙则是爱惜怀孕母兽,放了许多。

    猎会之后,皇帝更是让几个儿子针对京城中难民增多的情况进行献策,在李图本纪中,云安和云熙的计策,被重点记载下来“今乞丐难民滞留京城者,以京城富庶而已。

    人多则滋乱,乱则京城难安。

    故其根本,唯有分流与其他,即日起,城中难民乞丐,悉迁与其他州郡,以京城之力治则难,以地方之力治则易。”

    这是云安的计策,简而言之,分流到京畿周围县地。

    “难民乞丐,绝非一时一地所有,历朝历代,千秋百载,乞丐无穷,难民无数。

    今能以一策解之,他日又求诸良策哉?

    若无良臣,则难民无解已。”

    “以儿臣之见,朝中当新建一民政司,专理此事,民有难则保之,民有贫则给之,长此以往,犹如风车运水,源源不断已。”

    这是云熙的策略。

    云熙的策略在李图本纪中,被视作李图民本思想的第一次实践。

    但皇帝让四字按策施行,最后奏效的,是云安的计策。

    皇帝时日无多,他召集了李图和九幽,在皇城之上,搞了一次聚餐。

    那一次,皇帝亲自动手做了滋味粥,滋味粥,本是他年轻时候,用来哄尹天雪开心的。

    九幽道君烧了一条鱼。

    李图做了一只叫花鸡。

    在皇城之上,他们谈论了很多,气氛显得轻松至极,那或许是皇帝一生中,自尹天雪死后最快活的时光了。

    那一天,一代人杰,皇帝,去世。

    他是死在尹天雪的坟前的,坟前开满了月季,据记载,他死前,面带微笑,似乎十分轻松。

    皇帝死后,九幽道君和李图,终于正式开战。

    李图率领李惭恩、何申等,分别扼守风月大街、宫城。

    九幽道君的人马,除了武林中无数欠他人情的豪杰之外,更事将御林铁军,都收入了手下。

    那一夜,宫城血溅。

    在李图几乎即将获胜的时候,却迎来了京城世家门的强烈反扑,他们对李图的仇恨超过了一切,更不可能坐视李图成为帝国无上的掌权者。

    世家大族永不忘仇。

    李图在九幽堂中,和九幽道君下了一局棋,九幽道君以为自己将胜的时候,李图却将棋盘砸烂。

    无数百姓被发动。

    那一夜,天街踏尽公卿骨,无数的世家大族,被那些他们平日里欺压的百姓杀尽,屠绝。

    但九幽道君却依旧很淡然。

    李图终于发现,他中计了。

    在九幽堂中的,并不是真正的九幽道君。

    九幽道君在何处?

    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明白了。

    辛去病吹动笛声,引动了湖水中残留的剑神李纯罡之剑意阻拦,李图依旧脱身而去。

    当他赶到尚贤殿的时候,他安排的龙王盛长平等人,已经化作雪雕,一动不能动。

    而九幽道君,已经不知带着云熙去了何处。

    他也中了九幽道君的阵法,被困其中,不能逃出。

    帝国的角逐,几乎尘埃落地。

    云安如愿以偿,坐上了皇位,而李图身边的那些人,李惭恩等等,则被抓入大牢中。

    李图被困雪阵中,饥寒交迫,几乎死亡。

    在那时,九幽道君送了一件棉袍,一条鱼,进入大阵中,并且,为了让这位年轻而可怕的政敌,留下一丝血脉,他让柳倾城及无数美貌女子,前去阵中。

    人生落魄无穷处,尚有绝色献温柔。

    李图终于身死,在他死后,他早就安排好的人,将九幽道君的儿女,送到了九幽堂。

    那一刻,九幽道君道心几乎崩塌,欠下李图毕生恩情,却已无能未报,他心神激荡,一病几乎不起。

    九幽道君曾问严慈遇,李图的遗愿是什么。

    在李图本纪中,亦有记载。

    “老师的要求不多,除了我担任圣御厅首席,放云熙离开之外,只有一件事。”

    “依照西南赤焰学堂,广开学堂,令天下百姓,均有机会入学堂学习。”

    教育,是李图至死,想为天下做的最后一件事。

    教育兴盛,则民智可开。

    九幽道君,带着辛去病,亲自在翠屏山上,埋葬了李图。

    那一夜,他在李图的棺材中,放下了无数的美酒。

    临走时,他了一句话“帝国最伟大的人,埋葬在这里。”

    那一夜,雷雨交加。

    李图本纪记载,云安登基之后,意图夺九幽道君之权,所以,他转而重用了圣御厅首席,杨万机。

    登基之日,万国来朝,为了满足皇帝及诸多朝臣天朝上邦的虚荣感,他们压榨百姓,以绢缠树,令城中商贩,不可向外国之人取一钱。

    乃至强夺秀女,满足真灵古国等使者的淫欲。

    而一场风暴,更是在登基大典之下暗蕴。

    瀛岛高手潜入了京城,伊贺狂风及董沉杀到九幽堂,对九幽道君动手。

    九幽道君留下保护自己的后手,关键时刻却消失不见,换成了魔门密宗的人。

    那一刻,他才明白过来,帝国的第三位棋手,浮出了水面。

    圣御厅首席杨万机,魔门密宗宗主,阴无极。

    在九幽道君几乎绝灭的时候,原本应该是一具尸体的李图,却出现了。

    他和九幽道君并肩作战。

    但最后的结局是,九幽道君被炸药炸死。

    整个九幽堂从此毁灭,李图成为场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

    当云安兴奋地带着群臣赶来,想要见证九幽道君死亡的时候,却见到了李图。

    群臣及云安,都是大惊失色!李图的死而复生,在整个帝国历史上,都是一个谜。

    李图本纪中的记载,也只是一种猜测。

    李图之所以能如此,或许是因为在西南遇到死了三年还能如活人般话的苦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