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 (番外)天帝旧事:李图的一生(二)
    *dm*    李图本纪翻过新的一页。

    星空之下,男子听着苏曦的叙述,他安安静静地坐着,平静的就像是死去的宇宙。

    是吗?

    那些,是自己的故事吗?

    君起县扬州江南府凤凰集他忽然喃喃着几个词语“法治。”

    “苍生。”

    “这些东西,曾对我很重要。”

    他喃喃着,瞳孔中,闪过一抹痛苦和怅惘。

    但,终究却都忘记了。

    “你的故事还很多,还很长。”

    苏曦安慰着他,道“慢慢回想,我会陪着你,给你听。”

    她接着翻开了李图本纪。

    在皇帝被李图医术救下之后,他应允让云熙正式拜李图为师。

    李图成为皇子少傅。

    但却因此,引来了太学诸多才子的不满,李图入太学,在哪里,他狂歌猛进,堪称帝国脉所在的太学,却尽数败在他的手下。

    以一人之力,全方位的碾压。

    但李图本纪对此描述很少,重点放在了后半部分。

    那时候,在太学的后院之中,两个老者正在下棋。

    赵无极,九幽道君。

    那一局的结局是,一代宗师赵无极,被九幽道君逼到无路可走。

    赵无极的棋局,双木互撑,犹如帝相,亦堪称绝顶。

    但是九幽道君却不然,他的不止两字,而是十几子,几十子。

    每一个区域,都有一颗关键之子,宛如星罗棋布。

    随着战场变化,关键子不断衍生,宛如道法,生生不息。

    直到李图坐下,就在赵无极的棋局上变更。

    他的棋路散乱,每一颗棋子都有自己的作用,将少数棋子的力量,分散到了全局。

    “那关键的子,或者几十子,本就是从无数子中化出去的。

    与其是把子的力量给了所有子,不如是所有棋子讨回了属于自己的力量。”

    李图本纪记载。

    那一局,九幽道君输了。

    但更大的一场棋局,却也因此而开启。

    那场棋局,对整个帝国产生根深蒂固的影响。

    天下为之变。

    九幽道君惜才,曾邀请李图到九幽堂,在哪里,李图看到了很多武林中消失的传人物,都跟随在九幽道君身边。

    包括一代剑神,李纯罡。

    李图拒绝了九幽道君的邀请。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是写在这一页的最后一句,仅仅七个字,写尽了李图和九幽道君一生的争斗之源。

    紧接着,李图开始实践他一生的理念。

    京城中,繁华热闹之下,贫民街上的百姓,却过着凄惨的生活,乃至卖儿卖女。

    那时候,李图决定为他们博一个将来。

    于是乎,他征用城外之地,新建民舍万间,但如此一来,却触动了城中各大家族的利益。

    最后的结局是,李图遭到了一场惨烈的刺杀。

    在刺杀的最后,一架烈弩瞄准了李图,猝不及防之下,是云熙突然出现,为李图挡住了那一箭!那一次,李图第一次对京城诸多豪族,挥下了屠刀。

    他率领人马,攻打董家祠堂,杀了个血流成河,乃至杀手阴君亲自出手,都死在了李图手下!也是那一次,他就和京城诸多上层豪族,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

    西南灾患连连,奏折至京城,朝中却无人愿意前往赈灾,朝廷上下,更是国库空虚。

    在此关头,依旧是李图挺身而出,孤身一人,带着十万两白银,前往西南赈灾。

    在他离开京城的那一天,九幽道君并没有亲自来送他。

    而是让辛去病前来。

    在李图本纪上有记载“道君不忍亲见其死。”

    九幽道君已准备在西南杀掉李图。

    而皇帝更是亲自出城送别。

    皇帝告诉了李图一句话“忠于皇家,你永无危险。”

    李图答道“李图忠于这天下江山,这亿万百姓。”

    皇帝笑道“江山是朕的江山,百姓是朕的百姓。

    忠于他们,自然就是忠于朕。”

    他命人送来了两樽青铜爵,其中是高粱古酒。

    他与李图一饮而尽,而后离去。

    所以,他错过了李图将青铜爵扔进护城河水中时的话语“江山是天下人的江山,百姓不是任何人的百姓。”

    或许就是因为错过了这句话,直到皇帝生命的最后,才逐渐明白了更加深刻的李图。

    在李图到西南之后,路上,他遇到了一个人。

    郑老四。

    一个很普通的农家汉子,在饥荒年月,老母卧病,家中无粮,他做了一个最艰难的决定。

    把自己的女儿,换来了隔壁邻居的儿子,煮来吃了。

    当李图走到房间中,看到锅中的人臂之时,他的心在颤抖。

    拔剑问苍天,苍生何辜!那一刻,他立誓,必赈西南之灾。

    到了益州城下,却看到西南节度使的亲戚段天德,将无数灾民,挡在益州城下,用一两个馒头,逼迫那些饥肠辘辘的灾民,把自己的妻子、女儿,献上去给他奸淫。

    李图当街掌掴之,还当着西南节度使巴山雨的面,将段天德耳朵给割了下来。

    并且,他持天子剑逼迫巴山雨放开粮仓,开仓赈灾。

    那一天开始,益州城外饥肠辘辘的灾民们,终于得到了一碗粥。

    一碗粗米粥。

    为了让益州各大家族,将囤积的粮食交出来,他设计强迫诸多家族捐献。

    另外,他派人放火,烧了各大家族的粮仓,在各大家族急于转移粮食的过程中,劫走了粮食。

    无数的饥民赶来益州城,李图大开城门,与百姓同吃同喝,灾情终于得以缓解。

    紧接着,他治理水患,将蒙骗百姓的巫婆丢进了江水,亲自带着百姓,修筑了堤坝。

    西南水患,自此而平息。

    李图本纪记载天帝于西南,有活万民之恩。

    西南有饥民成为流匪,他亲自上悬虎山,却在哪里,遇到了他曾经在京城帮助过的庄三等人。

    庄三将整个悬虎寨,交给了李图。

    恰逢突然崛起的天帮首领龙王到来。

    一场激战之下,才发现龙王居然就是他昔日在江南府放走的盛长平。

    巴山雨找了西南一代的隐世杀手宗门影流,前来刺杀李图,李图更是从盛长平得知,影流乃真正的恐怖宗门。

    他决心平影流。

    他将计就计,潜入影流宗门之中,在哪里,他遇到了昔日在凤凰集上救过他的白衣琴女。

    他才知道,那琴女名为杨悠然,是魔门密宗宗主的亲生女儿。

    他被关进神牢,遇到了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和九幽道君力敌的人物已经死去三年却依旧栩栩如生,能够和他论道的苦大师。

    苦大师定然能排进对李图影响最大的十人之列。

    救下苦大师的儿子慎之后,他灭杀了均衡教派的叛徒,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