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番外)天帝旧事:李图的一生(一)
    *dm*    一卷泛黄的书册,翻开了来,扉页之上写着四个大字李图本纪。

    成为准帝之后,苏曦早就可以不必再依托这等书册载体,那些故事和传奇,她挥手间就能演化出一个个画面。

    但她没有。

    她将书册打开,翻开了第一页。

    时间从正元九年开始。

    地点,君起县。

    那一年,是君起县县令李图在县为官的第六年。

    在哪里,他被人们称为李扒皮,无恶不作,名声极坏,与世家大族同流合污。

    县衙三年不曾开堂,各大家族鱼肉百姓,百姓苦不堪言。

    但是从第九年开始,李图幡然醒悟,开始为民请命,决然与诸多大家族划清了界限。

    “你或许已经忘记,但在那个的县城中,曾经的百姓却都不曾忘记你。”

    苏曦述着当年的事迹,一个个画面纷沓而至。

    那是公堂之上,李图面对蔡家蔡六耳的威胁,毫不畏惧,秉公执法。

    那是青天白日寨中,独对群敌,收服了李敬,找到了蔡家贩卖盐铁的证据。

    那是带着县兵将青天白日寨剿灭,面对知府于胜永的威胁,将君起县七大家族尽数灭杀。

    那是面对瘟疫,以身犯险,亲自为一个名叫“阿奴”的女孩治疗。

    直到,君起县大治。

    而后,他救下了做着江湖梦的靖南王的女儿,刘初然。

    不久后,他蒙召,前往扬州。

    在哪里,他进入了靖南王府,成为了府中的王子少卿,教授刘初然。

    在王府上,李凡击败了府上的扬州拳王洛天刚,用超凡的医术,治好了王后的病。

    但是在李图本纪中所写得最多的,却是他在加冕王子少卿那一次,开篇名义所作的道论。

    名曰法治。

    “法立,则天下康宁,法立,则天下自然能够运转。

    当今天下也有法,也有律令可循,然而距离真正的法治之世,还需要艰难跋涉”“我皇英明,但天下治事者,上到宰相,下到县令,有几人真正以法为魂区区以县令,足以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法能治民,而不能治吏,富人、士子、官吏,不是以钱财凌法,便是以清名侵法,或者以强权压法

    此乃法之哀”“所以,以法之立,则国家强盛

    则民心悦服,古人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者,是此也”“使民知法、敬法、卫法,使官吏懂法、畏法、严法,则我王朝,必威服四方,天下来朝”天地本纪之中,这一段,被浓墨重彩地记录下来,在后世之中,一直被奉为治世之圭皋。

    也就是在哪里,他的才华绽放,被礼部侍郎仲阁,视作帝国新星。

    紧接着,李图前往江南府出任知府,却在路过武名县的时候,看到了一方县令罗富仁是何等为官不仁,穷凶极恶地对待百姓。

    在哪里,他一怒之下,将罗富仁当众斩杀。

    罗富仁死后,他知自身私杀县令,已触犯了禁忌,索性到西湖游玩。

    但结局是,孔甲己等一群百姓,赶赴京师,为李凡请命,震动了当时的天子。

    天子龙颜大怒,非但免去李凡之罪责,更是下令督察四方。

    李图本纪记载自武名县事,天帝清声天下知名,除散骑常侍,提天子所赐黄金剑。

    自那时候起李图二字,在东南就成为了一种符号,正义的符号。

    抵达江南府,于胜永率诸多乡绅,对李凡糖衣炮弹,企图将李凡变成他们的人。

    但他们失败了。

    李凡甚至发现了于胜永的真实身份,于胜永被迫逃离江南府,藏身于雁荡山的匪寨之中。

    李凡率兵荡平之。

    那时,于胜永的真实身份,暴露出来,在法场之上,被罗浮剑宗所救走。

    李图一路追上罗浮山,明白了盛长平当年的苦难。

    他以法纪为本,要求罗浮山不得动私刑,乃至因此,甘受罗浮宗掌门三掌。

    盛长平感佩之。

    救下盛长平,李图却被一道悬赏令悬赏,江湖风云齐动,他在凤凰集遭到了一生中最险恶的一次围杀。

    那一战,他山穷水尽之时,却有无数得百姓冲出,为了救他,那些百姓前赴后继,悍不畏死。

    因为,他们已经将李图看做他们的亲人,救星。

    李图以生命,换取了力量,击杀了黄山三剑客等等,乃至于因为感佩李图之仁勇,魔门密宗天魔琴杨悠然,救下李图而去。

    那场血战中,就连盛长平,都提着剑站到了李图的背后,几乎战死,断了一条手臂。

    但李图带着盛长平回到江南府,却被大皇子云壑搬弄是非,罢了李图的官。

    李图放走了盛长平。

    而后,他踏上了去黄山的路。

    因为,在凤凰集那场血战中,他看到了江湖中人的残忍,无情,冷漠。

    不以仁义为宗旨的江湖,就是一座坟墓。

    恰逢黄山黄天当立图谋武林盟主之位。

    李图在路上遇到了独孤白,知道了黄天当立曾毒害东南剑圣,更发现了黄山雪就是东南剑圣的女儿。

    东南武林大会上,李图力挫黄山阴谋,救下了武林群雄,更是在大会之上,一一清算了当日参加了凤凰集之事的江湖中人。

    那一日,盟主堂建立。

    李图本纪记载九幽道君执掌江湖多年,虽无大乱,然江湖亦无仁义可言,自天帝始,武林骤变,寰宇一新。

    随后,李图进京述职,被授刑部审议郎。

    连续几桩疑难之案,在李图的手中得以化解,他名声震京师,同时,也得仲阁引荐,成为五皇子云熙的老师。

    而此时,宫中懿如皇后,假造尹天雪之阴魂,陷害云熙。

    李图奉命入宫查案,查出了魔门密宗隐藏在宫中的蛛丝马迹,救下了云熙,也第一次真正和当时的皇后交锋。

    京都宴会之上,骠骑大将军易秋柏为其子易天寻找老师,本想拜入墨家门下,但却被墨家巨子推荐拜李图为师。

    太后生辰大宴,丽高国来使到了京都,试探虚实。

    在迎接的宴会之上,李图送了最薄的礼物,但却得到了太后的赞赏。

    群臣对丽高国使者提出的难题束手无策,但李图却淡然破之。

    也因此,他得到了太后的信任。

    入宫,为病重的先帝诊治。

    当他救活先帝的那一刻,两人曾有过一番对话,在李图本纪中有浓墨重彩的记载李图知帝中毒,言之,帝试之曰:“若朕为了保守这消息,杀了你,你可会怨朕?”

    当时,御医章重井及太后,均为李图求情,但李图却是神色不改,道“方才圣上是病人,李图是大夫。

    所以,李图有救治圣上之责,纵然患病者不是圣上,而是一个乞丐,一个妓女,臣也会全力而为,所以,陛下不必以为受了李图的什么恩惠,更不用为了想杀李图而感到内疚。”

    “同样,如果陛下要杀臣,臣只好弃官不做,用尽全力,也会逃出京都。

    臣也不会因此而感到不忠,因为若是江山社稷危险之时,臣,还当挺身而出。”

    帝令其出。

    太后问皇帝,是否真的打算杀了李图。

    皇帝回答道:“太后多虑了,我此前,也用同样的问题,问过另一个人。”

    “对他们这类人,朕又爱,又恨,唯恐杀之,成千古罪人,唯恐用之,也成千古罪人。

    他们不怕朕,可朕却怕他们啊”在李图本纪这一章的末尾,用了四个字来总结帝知李图。

    当皇帝看到李图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了解李图是什么样的人,正如李图也一样的了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