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请节哀!
    嗯?里面躺着的人怎么有些眼熟?王执事手上的动作不由得慢了下来,

    可能是吸到了新鲜空气,昏迷贾龙苏醒过来,挣扎着抬起头,张嘴刚要呼救,一团黄烟袅袅下降,正巧被贾龙吸进的嘴里,

    呃~~王执事傻眼了,这是什么操作?自给自足,还是在憋大招?

    贾龙吸入黄烟,就觉得像是吃了一口大便一样,恶臭直冲天灵,强烈的恶心让他呕吐了起来,

    呕~~~~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呜~~

    一串连珠屁,一股股黄烟从后门喷涌而出,直冲王执事,

    王执事哪里被如此挑衅过,双眼冒火,大喝道:“大胆妖孽,敢到我九玄宗作乱,看棒……”

    一根篮球粗细、三丈余长的狼牙棒凌空而起,棒头的尖刺闪着蓝幽幽的寒光,嗖的一声,直冲贾龙……的后门……

    噗~~~

    啊~~~~

    …………

    宋小剑在贾龙的上风处,没有被臭味熏到,不过看到黄烟弥漫,听到屁声震天,他还是目瞪口呆,

    没想到小偷就是贾龙那小流氓派来的,算得上是歪打正着,可通气丸这效果。太逆天了吧,

    不就是几只屁虫几条蚯蚓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器灵得意洋洋的声音在心底响起,“宿主,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宋小剑不敢相信,喃喃道:“怎么可能,那个通气丸,不过腐土屁虫合成的,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器灵傲娇地说道:“哼,都告诉过你了,我是宇宙最强的合成器,可不是那些山寨货能比的,我合成的东西,功效都有加强,哼~~~”

    忽略掉傲娇的器灵,宋小剑嘴角贱笑浮现,他的本意是整一整那个小偷,不曾想最终落到了贾龙身上,

    双手合十,一脸慈悲:“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此乃天意,天意不可违呀,所以,贾同学,请节哀!”

    ………………

    三天后,

    食堂,人声鼎沸,

    九玄宗前山,新弟子区,这里都是一群十二三岁的毛头小子,除了广场、授课堂、经阁、食堂和住宿区,宗门根本没有设置任何娱乐消遣场所,甚至连一间店铺都没有,

    食堂自然而然就成了这群毛头小子聊天打屁的聚集之地,

    “刘一鹏,你知道屁王吗?”

    “屁王谁不知道,不就是贾屁王吗?”

    “什么贾屁王,那是真·屁王,连放一个时辰,半边住宿区都被黄烟笼罩,好多弟子这两天都吃不下东西,一吃就吐,听说还将王执事的狼牙棒污了,那是一般的屁能做到的?”

    “不会吧?王执事的狼牙棒?那可是玄级法宝啊,贾屁王的屁真有那么厉害?”

    “那还有假,不然怎么称得上屁王?听说王执事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全是屁王的屁味,我跟你说,现在惹谁,都别去惹贾龙,要不然他一个屁嘣死你。”

    “靠,这还是屁吗,简直是生化武器啊,难怪王执事这两天脸色那么差。”

    “玄级法宝啊,被屁给污了,脸色能不差吗,这两天千万别出错,要不然……”

    ………………

    前山大殿中,王执事鼻孔塞着棉花,双手捧着宝贝狼牙棒,眼中老泪纵横,“棒儿啊棒儿,你跟我纵横天下大半辈子,什么妖魔没有杀过,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最后栽在屁上面了……”

    酒长老横躺在长椅上,“老王啊,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点味吗,别哭得像个娘们儿似的,你看我什么时候在乎过有味?”

    王执事脖子青筋浮现,“酒老头,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酒长老:“我没站着啊……”

    王执事:“@%%#*%……”

    ………………

    贾龙…哦,不……我们真·屁王的新房间,

    原来那一间早已经不能住人,不仅他的房间无法住人,甚至连周边方圆五十米的房间都无法住人了,

    应所有新弟子的要求,王执事将贾龙安排到离厕所最近的一处小楼中,你不是会放屁吗,这厕所边上,尽管放。

    可怜的屁王同志,这个时候头发枯黄,眼窝深陷,嘴唇如同干旱几千年的土地似的,完全没有之前的bái nèn圆润,

    要不是胸膛还有起伏,眼珠还在转动,活脱脱就是一个木乃伊,

    虽说那晚吃了王执事一棒,屁股被爆开花,但那点小伤早就治好了,不过身上的伤好治,内心的阴影面积……

    贾三鼻孔塞满棉花,端着一碗稀粥,瓮声瓮气地说道:“大郎,该吃药了……哦呸,不是,少爷,你喝点吧,养好身体再找宋小剑报仇。”

    贾龙躺在床上,听到这话突然哆嗦起来,“报你妈b啊,还去惹那个贱人干什么?还有,你再敢乱翻老子的书,老子……”

    虽说屁股上的伤治好了,也不再放屁了,贾龙内心却非常惊恐,丹田那团真气无论如何都感应不到了,好像随着屁一起被放出去了,

    他根本不敢告诉别人,不知道泄露出去之后,会不会被立即贬为杂役,现在哪里还有心思找宋小剑的麻烦……

    ………………

    九玄宗第九峰,

    这里是宗门炼气期弟子所住的山峰,也称外门。

    残阳西斜,一艘飞艇映着金色的余晖,停在第九峰的空港,筑基期才能御剑飞行,筑基之下,只能靠飞艇来往于九峰之间。

    赤炎整理一下已成洞洞装的赤红道袍,从飞艇上走下来,

    “靠,又失败了。”

    赤炎仅剩的一条眉毛竖了起来,眼中全是不甘心,“小火蛇,你给我等着……”纵身跃起,向山腰住处掠去,

    “火娃,还没筑基啊,看你一身乞丐装,莫非又失败了?”

    刚到自己的小院,赤炎就看到一个白袍青年,身背长剑,手捏酒葫,倚着院门,正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好像知道他今天回来一样,

    双手抱胸,“水娃,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了第八峰吗,还拜酒长老为师,怎么有空来我这儿,有事儿?”

    白袍青年仰头望天,唏嘘道:“没事就不能来了?没你这个对手,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赤炎冷笑道:“怎么,第八峰那么多师兄,没人是你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