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伤口上撒盐
    邋遢老道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小葫芦,咕嘟咕嘟一阵猛灌,等所有人都坐好之后,才说道,

    “你们都是养气期,我今天就说说养气期的秘密。”

    听到秘密,授课堂的小伙伴全都竖起耳朵,生怕漏过一个字,

    邋遢老道:“养气养气,顾名思义,就是蕴养丹田中的先天真气,你们知道养气有几重境界吗?”

    养气还有境界?

    宋小剑心中一喜,幸好自己没有闭门造车,今天果然来对了,

    龙傲天脸色一变,心中浮现一丝不好的预感,

    邋遢老道继续说道:“养气期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为白气境,也就是丹田的先天之气为白色,一般人初入养气,都是白气境。”

    “第二重为金气境,当真气蕴养到一定程度之后,先天真气会由白色蜕变为金色,就是金气境,”

    “第三重为紫气境,是金色的真气蕴养到一定程度之后,由金转紫,只不过达到紫气境的人很少很少,可以说是万年难遇。”

    龙傲天脸色发青,他根本不知道养气还有这么多的秘密,

    宋小剑看到龙傲天脸色不对付,神色微动,龙傲天养气不足两月就突破到冲脉,很有可能是白气境突破的,

    一丝贱笑浮现在嘴角,问道:“前辈,三种境界有什么区别?”

    在敌人的伤口上撒盐,是宋小剑最喜欢的,白气境最低,肯定不如金气紫气境啊,

    你龙傲天不是说自己是天才吗,不是要让我等着吗,老子都没惹你,你主动来找事,哪就别怪我了。

    他自认不是君子,做不到以德报怨,所以,得罪他的人,最好有心理准备。

    邋遢老道笑道:“这个问题问得好,白气境嘛,只能算是普通,以后的成就不会太高,要是没有特殊的机缘,最多也就到结丹期,很难修到元神期。”

    “金气境就大不相同了,最次也是元神期,有机缘的话,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上古时还有一个说法,只有金气境,才算是真正的修士。”

    “同境界金气境的战力,也不是白气境能够比的,同境界的金气境对上白气境,至少可一敌三,”

    “至于紫气境,只能说是可遇不可求,每一个紫气境,都能对付十个同境界的金气境,甚至是超越一个大境界斩敌……”

    邋遢老道每说一句,龙傲天脸就苍白一分,当邋遢老道说完,龙傲天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

    宋小剑继续撒盐:“前辈,那进入冲脉期后还能养气吗?”

    邋遢老道摇头:“进入冲脉期,先天真气进入经脉之后,就染上了后天的气息,不能再蕴养。”

    授课堂的小伙伴听到邋遢道人这样说,不约而同地看向曾经他们羡慕的天才龙傲天,这个时候什么样的眼神都有,

    惋惜、同情、幸灾乐祸、蔑视、挑衅、愤怒……

    龙傲天感受到这些人眼神中的意思,就川剧变脸一样,脸色迅速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黑,狠狠瞪了宋小剑几眼,再也坐不住了,起身离去。

    邋遢老道并未阻止,反而摇了摇头,心中暗叹,如此心性,难怪会急于突破。

    这时,一个小胖子说道:“酒长老,我不求达到紫色境,只要能达到金气境就行,怎么才能达到金气境?”

    宋小剑微愣,邋遢老道居然是长老,在九玄宗,只有无神境之上的修为才能担当长老,

    不过这个外号真没取错,一身酒味,

    所有小伙伴再次竖起耳朵,既然白气境前途黯淡,又有谁不想修到金气境呢?

    酒长老醉眼迷蒙,伸出四根手指,“两个方面,一是天赋,有些人天赋异禀,自然而然地就可以达到金气境。”

    “二是服用凝气丹,在养气期,服用凝气丹,可以让丹田的真气更加凝练,白气蜕变为金气的可能更大,只可惜凝气丹非常稀缺,在南荒几乎找不到。”

    小胖子:“酒长老,为什么这个凝气丹会那么少?是材料稀少?”

    酒长老打着酒嗝,“那倒不是,虽说凝气丹的丹方一直没有公布,但炼制凝气丹所需的药材早已经不是秘密,”

    “凝气丹是养气期服用的丹药,它需要的药材并不高级,就算在我们南荒也随处可见,”

    “它稀少的原因是炼制方法,炼制凝气丹的步骤和印诀,一直被中域的大宗门大家族列为不传之秘,外人几乎不可能得到,”

    “要只是这样的话,凝气丹也不至于这么少,”

    “凝气丹稀少还有一个原因,虽然它是养气期服用的丹药,可炼制要求却非常高,除了丹道宗师之外,连丹道大师都无法炼制,”

    “丹道宗师,南荒只有一人,中域也不过一掌之数……”

    酒长老咕嘟咕嘟喝了几口酒,继续说道:“凝气丹稀少还有一个原因,要是黄级凝气丹,它至少要服上百颗才看得到效果,一般人想要达到金气境,起码五百颗。

    东西本来就不多,需求量还大,所以凝气丹一直是供不应求,近百年从中域流出来的黄级凝气丹,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二三十颗。”

    小胖子:“酒长老,您刚刚说黄级凝气丹,那是不是还有其他等级的凝气丹?”

    酒长老醉眼朦胧,伸出五个手指,“当然,丹分五品,天地玄黄以及无瑕,黄级最次。”

    宋小剑想到合成器,眼中放光,“酒长老,这五品是怎么划分的?”

    酒长老昏昏欲睡:“是药三分毒,同一种丹药同样的药材,不同的炼制手印诀,不同的处理步骤,所含丹毒的份量也就不同,

    “丹毒并不是说吃了就立即会死人,它会在体内累积,增加抗药性,或者在服用其他丹药时药性相冲,产生副作用,有些丹药,吃得越多,效果越低,有些丹药,张三吃了没事,李四吃了却爆毙而亡,这些都是因为丹毒。”

    “丹药之中,含一分丹毒的为天级丹药,不超过四分丹毒的为地级丹药,不超过七分的为玄级丹药,不超过十分,也就是一成的为黄级丹药,超过一成的丹药,不入品级,”

    “还有一种,丹药之中不含一丝丹毒,就是所谓的无瑕级丹药,又称超级丹药……”

    ………………

    九玄宗,九峰最高的那座山峰顶上,

    气势恢弘的金色大殿中,一个面相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坐在上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一对虎目不怒自威,正是九玄宗第六十七代宗主,夏无渊。

    “陈长老,这一届弟子如何?”

    陈长老拱手道:“回宗主,只能算是中下,三千人,不到五百找到气感。”

    夏无渊眉头微动,“这么少,可有值得关注的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