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老苏头,还是你够阴险啊
    听苏云这样一,

    轩辕无极才有些恍然,

    “苏哥,这么来,姬家他们,根本不是冲着恩公的名声去的?”

    苏云看了他几眼,

    “名声?到底,要不是和他们自身利益密切相关,上次讲道是不是宋恩公,和他们有半毛钱关系吗?”

    轩辕无极想了想,

    还特么真是,

    要不是姬家眼红,

    怎么会眼巴巴地跑去南荒九玄山?

    仙级啊,

    那可是多少年没有人突破了,

    上次讲道,一下子就突破了三十多个,

    这如何不让人眼红,

    等那些宗门,消化掉这次暴增的实力之后,

    肯定会扩张啊,

    不其他宗门,

    就是他们皇极宫,

    在有仙级坐镇之后,

    以前和他们有一些摩擦的宗门,现在乖得像个孙子一样,主动让出一些利益来,

    更不要中域那些一品宗门,

    在有仙级之后,

    心中又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苏哥,这么来,姬家的目的,就是想逼迫宋恩公再次讲道了?”

    “嗯!”

    苏云轻轻点头,

    “正是这样,明面上,请宋恩公讲道已经不可能,因为姬家在九玄山做的事,宋恩公不可能答应姬家,”

    “而且就算宋恩公再次讲道,姬家也肯定会被排除在外,所以,姬家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轩辕无极轻轻点头,

    “不过,苏哥,就凭一个姬家,这事还闹不到这么大吧?”

    “哼,当然闹不到这么大,这里面不知道多少人在推波助澜,他们都看出来了,姬家是想利用上次视频的事,逼宋恩公再次开坛讲道,所以,他们也在暗中推动这件事,想在事成之后,分上一杯羹……”

    苏云看得很清楚,

    另外那些人,并没有想往死里得罪宋剑,

    派的人也是加入那个所谓的挺宋团,帮忙摇旗呐喊而已,就算秋后算账,他们也有一套辞,

    “太可恶了,这些人太可恶了,居然这样算计恩公,我一定要告诉恩公,就算再次讲道,也不能让这些人听……”

    这时,

    苏云突然笑了起来,

    “这事还用你,我早就记下了那些饶名单,到时候……嘿嘿……”

    “老苏头,还是你够阴险啊,不过,我喜欢!”

    轩辕无极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

    “不过,这事,我们就这样看着不成?”

    “先看看吧,姬家他们如果没有后续手段的话,恩公完全可以不必理会,哼哼,开玩笑,恩公讲道那是大的恩情,怎么可能由他们这样算计?”

    …………

    日月山,

    会客秘厅,

    明震,杨顶、季无忧三人屏退了左右,闷坐在里面,

    半晌,

    明震摇了摇头,

    “季大头,你就这样将无双殿抛弃了?”

    季无忧苦笑着摇头,

    “不是我抛弃无双殿啊,而是他们容不下我们了,没办法……”

    几前,

    无双殿正式开始重选殿主,

    姬家家主姬霸,以绝对的优势,当选新一任的无双殿主,

    这次重选的理由就是上次宋剑讲道,无双殿接到了邀请,季无忧草率地做了不参加的决定,让无双殿错失了良机……

    呃……

    好吧,

    这都是借口,

    就算当时通知无双殿所有家族开会,也肯定是不将那次讲道放在眼里,

    甚至还会认为他季无忧是题大作,

    可是,

    现在,

    姬家拿出这个借口来,

    季无忧却半分反驳的理由都没有,

    明震叹了一口气,

    “你真决定了,决定退出无双殿?”

    “决定了!”

    季无忧没有半分犹豫,

    “无双殿成立之初,只是几个家族抱团取暖,想渡过炼宗覆灭时的风波,其实,早就该散了,只不过,有些人舍不得,现在退出正好……”

    杨顶突然笑道,

    “季大头啊,你个老家伙够精明的,姬霸那家伙,往死里怼宋少侠,他绝对没好果子吃,你这个时候退出无双殿,嘿嘿……够奸诈的!”

    季无忧面带苦笑,

    也没法反驳这话,

    “唉,算了吧,我算是看透了,三大超级宗门,无双殿是无双,其实根本上不得台面,真要遇到事情,那些家伙肯定各有心思……”

    这一点,季无忧早就发现了,

    十二个家族联合,看似强大,

    但里面山头太多,他这个殿主,有些时候就是个摆设,除了能指挥得动他们季家人之外,其他几家,呵呵……不拖后腿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杨顶咧嘴笑了笑,

    虽然没有话,

    但那意思表现得再明显不过了,

    以前三大超级宗门,日月教,逍遥宫,无双殿,

    要论起帝级数量,那无双殿是最多的,日月教次之,最少的是逍遥宫,

    没办法,

    逍遥宫太贪图享受了,要不怎么算是逍遥呢?

    不过,

    要真干起来,

    无双殿未必能干得过他们逍遥宫,

    原因他杨顶早就知道,

    无双殿并不是一条心,也不可能成为一条心,

    杨顶一直就有些看不起无双殿,

    当然,季无忧除外,他们从就关系不错,

    看到他的笑容,

    季无忧脸上的苦笑更浓了,

    “明二,杨三毛,这次只能靠你们了……”

    明震轻轻揉着眉心,

    “好了,三毛,你也别笑大头了,他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想想怎么帮他吧……”

    杨顶笑了笑,

    “季大头想退出,姬家那些崽子还敢不放不成?就他们,帝级被废了三十多个,还有勇气干架不成?”

    明震摇了摇头,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这些年过去了,季家和其他几家姻亲不断,干架是不可能的,但是,要真到了那个地步,你刚刚都了那话了,你让大头以你怎么见人?”

    呃……

    好吧,

    杨顶也明白,就像他刚刚的那样,

    这个时候季家退出,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是有几分不厚道,

    要是季家从此隐世不出,倒也没什么,

    可是,

    季家不可能真正隐世不出,毕竟,季家的产业全在中域,根也在中域,

    “明二,以你们日月教现在的实力,让姬家给个面子,他们不敢不给吧?”

    明震呵呵轻笑,

    “姬家?他们还不够格,无双殿是无双殿,姬家是姬家!”

    杨顶暗暗点头,

    要只是一个姬家,在日月教面前,还真不够格,

    “不过,既然大头想退,那谁要是阻拦,从中作梗,那就是不给我日月教面子,不给我明震面子,不给我面子的人,我也不会给他面子!”

    明震得很霸气,

    好像半点儿不将无双殿放在眼里,

    但是,

    无论是季大头,还是杨顶,都没有半点儿觉得不对,

    现在,

    日月教有这个实力!

    季大头听到这话,

    连忙起身行礼,

    “那就多谢明教主了!”

    “大头,我们之间,不用客气,哼,那姬霸这样搞,无双殿迟早会被他玩完!”

    这时,

    杨顶突然道:

    “季大头,你脑子最灵活,外面的那些流言,你怎么看?”

    季大头轻轻捋了捋胡须,

    “跳梁丑而已,姬霸这样做,不外乎是想逼宋少侠再次开坛讲道,好缩和日月教的实力差距,”

    “不过,他方式用错了,人也用错了,不可能成功!”

    杨顶听到这话,

    眉头不自觉微缩,

    “这么来,宋少侠是不可能再次讲道了?”

    “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就算宋少侠要再次讲道,也只能是他自愿,不是被人逼迫,这里面的差别,你应该明白吧?”

    季大头盯着杨顶,言语之中,带着几分提醒的意味,

    杨顶半晌没话,

    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大头,还有二,你们,上次讲道的,到底是不是宋少侠?”

    季大头眉头微皱,没有话,

    明震却叹了一口气,

    “大头,三毛,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不过,是,或者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吗?”

    嗯?

    杨顶一脸茫然,

    季大头却若有所悟,

    “二,你的意思是……”

    “你们想想,如果上次讲道的不是宋少侠,那你们想过没有,对方为什么会化成宋少侠的样子?”

    嘶……

    两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问题,

    他还真没有考虑过,

    明震看到两饶样子,

    呵呵轻笑几声,

    “你们再想想,无论是排毒丹方,还是高阶修炼丹方,又还是那些先神兵,对方为什么就那么放心地交给宋少侠?”

    两人瞳孔狠缩,

    排毒丹方,高阶修炼丹方,还有先神兵,

    哪一样不是可遇不可求的,

    对方居然就这么轻易地给了,明什么?

    明对方对宋少侠那是绝对的信任啊,

    退一万步来,

    就算上次讲道真不是宋少侠本人,而是那幕后之人,

    但是,对方甚至连讲道,都要幻化成宋少侠的模样,为他开拓人脉,这里面……

    后面的,

    两人不敢去想,

    不过,

    他们已经知道,

    上次讲道,是不是宋少侠讲的,还真不重要了,

    得罪了宋少侠,

    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姬家完了,

    无双殿也完了,

    想到这里,

    季无忧突然叹了一口气,

    “自作孽不可活啊……”

    杨顶也暗暗点头,

    “季大头,你,我们要不要站出来声援宋少侠?”

    “不用!”

    季大头还没开口,

    明震就一口否决,

    “这个时候,一动不如一静,姬家的这些手段,无伤大雅,可是,我们一旦下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季大头应和道:

    “现在,姬家是巴不得有人上场,因为流言传到现在,虽然越传越凶,但好些人都已经听腻了,对于那些吃瓜群众来,是不是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要是我们开口声援宋少侠,恐怕事情又会推向另一个高潮,到那时,事情如何发展,就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了……”

    杨顶脸上一阵臊红,

    “好吧,看来我是出了个馊主意,我是怎么明二这么沉得住气。”

    “哼,我沉得住气,是因为我完全相信宋兄弟,上次讲道就是他亲自讲的,并不是别人!”

    明震冷哼一声,

    看着杨季二人,

    虽然他知道两人心中都不太相信,

    但是有些话,他没办法明,

    两人有什么想法,也不是他能左右得聊,

    …………

    季家带着钟家,脱离无双殿,

    事情虽然大,

    但是,

    日月教明震发话了,

    姬霸他们根本无法反抗,

    而且,

    这个时候,

    姬霸全力算计宋剑,并不想与日月教闹翻,

    只好拱手将季家与钟家送出,

    这事在中域并没有翻起什么浪花,甚至关注的人都少,

    当然,

    这也是姬霸刻意淡化这事的影响,

    要不然,

    他刚一上位,就有两家退出无双殿,肯定是对无双殿声誉的一大打击,

    在普通吃瓜群众眼里,

    无双殿的声誉还是非常高的,再怎么也是三大超级宗门之一,

    …………

    日子继续,

    流言越传越凶,

    但由于没有对台戏,

    群众早就看腻了,也就那么回事了,

    无双殿,

    姬霸面色铁青,

    从头到尾,

    这件事都是他在唱独角戏啊,

    姓宋的根本就没有接招,

    让他如何有好心情?

    不仅是姓宋的没有接招,

    就连上次,听了那姓宋的讲道的那些人,也都统统没有接招,

    这就很出乎姬霸的意料了,

    在他想来,

    最开始,

    他让两个魔鬼筋肉男假装力挺姓宋的,

    一旦两人被打败之后,

    那些受过宋剑恩惠的人,肯定会站出来声援啊,

    可是,

    没想到,

    居然一个都没有,

    “家主,我们的计划还继续吗?”

    八长老也有些泄气,虽然季家和钟家的离开,

    在中域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浪,

    但是,

    在无双殿内部,

    却像是刮了十三级飓风一般,

    要是将无双殿的实力分成十份的话,季家要独占一份半的,

    可以,

    除了姬家,其他十家的实力,都比季家差了一个等级,

    主要实力突然退出,算上钟家的话,无双殿的实力足足少了两成,

    虽然大家心中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还是不免一阵心慌啊,

    季家这是不看好姬霸的做法啊,

    季家不看好,

    那是不是,日月教好不看好,逍遥宫也不看好?

    三大超级宗门,有两个不看好,他们还能成功吗?

    最让八长老担心的是,

    以明震和姓宋那子的关系,居然到现在还一言不发,

    这绝对不对劲啊,

    要么是早就知道一些内情,

    要么就是心中坚信那讲道之人,就是姓宋那子,

    这两种,

    无论是那一种,

    八长老都不愿意去想,

    “继续,怎么不继续,我们都推动这么久了,怎么能放弃?”

    姬霸面色扭曲,

    这个时候,

    他知道他是骑虎难下了,

    要是他现在后退,

    不用,

    那些一直盯着他,想借他之手逼姓宋那子讲道的家伙肯定一转手就将他卖了,

    呃……

    八长老面带难色,

    “家主,这个……”

    就在这时,

    姬霸腰间的玉佩突然亮了起来,

    神念扫过,

    姬霸面带狂喜,

    一下子站了起来,仰狂笑,

    “哈哈,助我也,真是助我也!”

    八长老不明所以,看到高忻手舞足蹈的姬霸,

    心中暗想,

    莫非家主疯了?

    麻麻呀,

    这可怎么办啊,

    家主刚当上殿主,

    就被姓宋的那子给逼疯了,

    那子是我们姬家的克星吗?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

    姬霸的狂笑停了下来,

    “姓宋那子消失了,快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就他背不住压力,去向隐世宗门的负责人请示去了。”

    “真的?那姓宋的真的背不住压力了?”

    八长老没想到峰回路转,

    一下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脸上激动提都快抽搐了,

    “蠢货,什么你都信啊,反正那姓宋的不在,不任由我们,就算到时候他出现了,只要他开口反驳,我们也比现在这样唱独角戏强啊,快去!”

    “是是是!”

    …………

    流言很快就更新了,

    一听宋剑居然再次去请示了,

    好多吃瓜群众都惊呆了,

    那些一直暗中观望的人,

    也忍不住喜上眉稍,

    是那子终于抗不住压力了?

    还是幕后的人,发现流言越传越广,召那子回去了?

    不过,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好事,

    “再加一把火吧,让这事闹得更大一些……”

    在这些人推波助澜之下,

    本就成鼎沸之势的流言,再度疯狂起来,

    什么样的都有,

    甚至,还有人宋剑身后那个隐世奇宗,很不满宋剑的做法,要更换代言人了,

    ……

    呃,

    好吧,

    反正看热闹的从来不嫌事大,

    流言越传越凶,

    越传越广,不少不明真相的人对宋剑的骂声也越来越多,

    可以,

    在某些偏远地区,

    宋剑在那些人眼中,

    已经是无恶不做的大魔头,人让而诛之的存在,

    甚至,

    有一些地区,

    宋剑的名头,居然能止孩儿夜哭,

    …………

    日月山,

    明震抬头仰望空,

    “不对呀,那子到底去了哪里,这一切不会是那子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