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7章 杀人
    “就是这里,大哥您看这身材,洗干净后绝对是好货色啊,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们的。”从大门走进来了一群吊儿郎当的人,一直喋喋不休说话的是个约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看他的举动估计以前就是地痞流氓之类的。

    “怎么只有一男一女?你不是说一对姐妹花?还有这个男的是怎么回事?”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满脸不高兴地对小青年道。

    “大哥您别生气,那个女的估计出去了,我昨天看见这废物半死不活的就没和您说。”小青年一脸掐媚的对中年男人道,随后脸色一变,恶狠狠地向路军喊着,“小废物你怎么还没死啊?不想死就赶快滚出去!”

    路军像没听见一样,回头向阮雪问道:“你姐呢?”

    “出去领取食物补贴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没回来。”阮雪看见路军不慌不乱也镇定下来。

    小青年看见路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无视他,涨红了脸,亮出他口袋里的弹簧刀朝路军冲了过来:“草,小废物你是聋了吗!我gan死你!”

    还没等小青年冲到路军身边,路军缓缓回头,突然几个跨步走到到小青年身前,在小青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勾拳狠狠打在小青年的肚子上。

    小青年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的不由张大了嘴巴,口水控制不住流了下来,松开了手上的弹簧刀捂着肚子。

    路军接过他的弹簧刀,抓着他的右手狠狠往地下一拉,把弹簧刀扎进他的右手并深深插进地面的木板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所有人都看呆了。

    路军能明显感觉到自己醒后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反应力都提高了一截,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是真的。

    “啊!!!”一秒后,小青年杀猪般的叫声响彻房间,手掌的鲜血哧哧哧往外冒,小青年跪在地上想把弹簧刀拔出来,但是手指被路军一脚踩住了,十指连心,疼的小青年口水和眼泪一起涌出,和流在地面的血液混合成了更恶心的液体。

    “我现在心情好,全部滚,我饶你们一命。”路军厌恶地踩紧小青年的手指道。

    小青年的“大哥”站不住了,虽然小青年只是他的一个小弟,但是小弟在他面前被这样打,他以后还怎么当大哥,“你以为你是谁?也不看看我们有多少人,兄弟们砍死他!不,让他看着他的女人被我们轮死再砍死他!”

    中年男人身后的小弟们都满脸y dang地抄出了随身武器向路军围过来,尽管小青年的惨状让他们感到心悸,但是他们人多啊,还能有这么好的货色玩,他们几乎在一瞬间就都做出了决定。

    路军听完中年男人的话刚醒来的欣喜之情瞬间消失全无,自己昏迷期间这两姐妹依然不离不弃带着他,这让他感受到了一种特别的感觉,既然这群人不想活,罢了,罢了。

    路军打了一个响指,小混混们停下了脚步,不知道路军要搞什么名堂,“吼!!!”突然他们身后大门处传来一声巨大的吼声,众人吓得赶紧回头,一只成人高身长约五米的怪兽不知何时堵在了门口。

    恐爪龙一出现便张牙舞爪地朝路军打着招呼,这小家伙体型大了不少,已经不能叫小家伙了,路军扫了一眼它的数据,【变种恐爪龙,实力评估为b阶,天赋:活性细胞、利爪。】

    看来控尸者的尸晶它没白吃,实力进阶了,还多了一个天赋,路军也朝它点点头。路军并不知道恐爪龙在他要晕过去的时候也偷偷把地面上的普通尸晶全部吃了……

    这可吓坏了这群小混混,末世时他们只是刚好被抓在警局,在警察的保护下才苟活了下来,建立小聚集地后他们发现社会秩序已经崩塌,便勾结黑警重新开始拉帮结派,在小聚集地内无恶不作,他们有的甚至连感染体都没见过,又怎么见过恐爪龙这种大怪兽。

    中年男人似乎也发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话锋一转,急忙对路军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们马上走,以后不再冒犯。”

    “那如果不是我在,你们会对她有话好说吗?!啊?!”路军怒吼了一声。

    中年人见路军不吃这套,急了,拔出背后的开山刀道:“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兄弟们你们挡住那个怪物,我先杀了他!”

    说完中年人向路军冲过来。

    路军冷笑了一声:“那就试试吧。”

    说完又打了一个响指,一只不到路军大腿高的恐龙如分子重组般出现在路军身边,这是路军的新伙伴,路军对着它扫了一眼,【变种始盗龙,实力评估无,天赋:进化。】

    实力评估无?路军苦笑着看了这小家伙一眼,它是出来搞笑的吧……这是多弱实力评估才连阶数都没有……那种动不动就比房子大的家伙什么时候才有啊……

    但它的出现让中年脸色一变,小混混们刚凝聚起来的一点气势又瞬间溃散,他们可没有得到佐那么多信息,在他们心中只是觉得怪物又多了一只。

    恐爪龙可不管这么多,它在后面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在中年人动的一瞬间它也冲进了混混人群里,尖锐的前爪和恐怖的镰刀足在人群中掀起腥风血雨,一群欺软怕硬的小混混和恐爪龙肉搏的后果自然是致命的。

    始盗龙吼了一声也准备加入了战斗,似乎在给恐爪龙问好一般,中年突然抡起开山刀封锁了它的必经之路,路军心里暗叫不好,准备动身救援,这小个子要是被砍一刀非得回炉重造不可。

    但始盗龙反应更快,它知道它不是中年的对手,倾身往墙壁上一跳,刚好躲过中年的致命一击,下一刻它已经出现在了大门口处。

    路军松了一口气,但恐爪龙不高兴了,我刚收了一个小弟你就这样子欺负?更卖力往中年身边杀过去,始盗龙则躲在老大哥身后对着漏网之鱼补刀,它的小爪子一样致命,恐爪龙对自己新小弟的表现很满意。

    不一会小混混们便死伤殆尽,这两只一大一小的恐龙可不会手下留情,它们能感受到路军的怒火。

    路军冷眼看着这一切,内心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哀嚎而动容,多年的黑暗生涯告诉他,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如果不是自己醒了,这间屋子里会发生的一切谁都能想得到,这种人不值得可怜。

    中年男人看着局势已经不可逆转了,把身边一名小弟推向恐爪龙,边往大门口跑去边喊道:“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